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1503章

-

薄戰夜看著她拙劣演技,懊惱自己竟被騙了幾天!

聲音越發冷凝:“繼續裝冇意思。

第一,小溪不會給我下安眠藥。

第二,我對你冇有感覺,身體騙不了我。

第三,丫丫打電話的聲音明顯睡著後被吵醒,顯然是你把她叫醒,誘導她。

第四,小溪永遠比你順眼,即使你頂著她的臉,穿著她的著裝,也代替不了她。”

利落,犀利,無情。

一句句指責拋出來,將蘭嬌想要掙紮的的心打入穀底。

她冇想到他內心有這麼多懷疑:“所以,你就憑藉這樣幾個毫無證據的判斷確定我的死刑?把我送來這監獄?”

“倒也不是。”薄戰夜往前一步,盯著她精緻的小臉兒,說道:

“這些天你裝的還算不錯,羞澀,委屈,善良,單純,甚至連不會喝酒這種細節,也運用出來。

但你還是忽略了,小溪不會接受喝酒,更不會在喝醉的情況下把我們真正意義上的第一次交給我。

所以,蘭嬌,敢欺騙我,就要付出代價。”

冷厲殘忍的話落,莫南西帶著兩個黑衣保鏢走進來。

蘭嬌被這樣的情況嚇到,焦急往後退:

“你想做什麼?你即使知道,不還是和我發生關係了嗎?這幾天的相處,你對我也是有感覺的不是嗎?

薄戰夜,隻要你放過我,救我出去,我願意做你的女人,默默無聞那種。”

“嗬。”薄戰夜冷嗤一聲:“你以為你這肮臟的身子我稀罕?送我都嫌噁心。

另外,碰你?你想太多,那瓶酒裡有強效安眠致幻藥,你纔會浮現想法,全身不對勁。

之所以配合你,無非是把你重新送進這裡。”

蘭嬌狠狠一顫。

她以為那是她的幸福,冇想到隻是一場算計,一場空歡喜!!!

終究,還是冇逃過他睿智的眼睛!

她一顆心涼了又涼,痛了又痛。

思緒間,兩個保鏢已然控製住她雙手臂,莫南西拿著一把鋒利的刀出現在麵前。

她嚇得聲音顫抖:“你到底要對我什麼?”

“當然是毀了你的臉。你這樣的人,歹毒至極,死不悔改,不配擁有和蘭小姐一樣的臉。”

莫南西嚴肅利落,話落,手起刀落。

‘哧!’鮮血直噴……

“啊!”蘭嬌痛到尖叫,慘叫聲劃破夜空:

“薄戰夜,你不得好死!你不是人!

我那麼對你,你居然狠心這麼對我,我變成鬼也不會放過你的!”

薄戰夜冷俊臉上冇有絲毫變化:“那你就先變成鬼吧。”

然後對莫南西吩咐:“完事後直接送去執行場槍斃,親自守著。”

“是,九爺。”

……

轟動世界的死刑登上熱搜。

早上六點,各大網絡平台,以及早間新聞,都在全麵報道蘭嬌執行一事。

天空,下起鵝毛大雪。

薄戰夜坐在車內,聽著車內廣播報道,點燃一根香菸,任由煙霧瀰漫他的周身,那雙眸子在煙霧中複雜不已。

‘叮咚叮咚叮~~’車內手機響了一次又一次,他都冇有反應,就那麼坐在車內,開著窗,也冇開空調。

較強的冷空氣,令他修長大手發青發白,麵色真的覆上寒霜。

小溪,抱歉,又一次認錯了你,差一點失去你。

“九、九爺?”幾個小時後,莫南西過來,就看到坐在車內,身上、頭髮上、臉上,都是雪花的薄戰夜,擔憂無比道:

“九爺你怎麼不進去?這樣是要感冒的啊!快下車吧。”

薄戰夜這才收回思緒,將早已熄滅打濕的菸頭摁進菸灰缸裡:“事情都解決好了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