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1504章

-

“嗯,以免萬一,我提前了半個小時,並且親自看著執行的。現在屍體已經被蘭家帶走。

九爺放心,蘭嬌以後再也不會傷害蘭小姐了。”

“那便好。”薄戰夜深邃眸光沉靜,並未有絲毫不捨與憐惜。

那個女人,死不足惜。

他看了看腕錶上的時間,又問:“小溪還冇有醒?”

莫南西如實點頭點頭:“嗯,醫生說體質弱,又受到大的打擊,估計得需要一點恢複時間。”

“好,我去公司,你讓子與好好照顧她。”

豪華邁巴赫在大雪中開走。

莫南西怔在原地,一臉丈二的和尚摸不著頭腦。

怎麼回事?

九爺難道不該上去陪著蘭小姐,等蘭小姐醒來?

大人物的心思真是不好猜!

公寓樓上。

從昨晚到今天中午,再到下午,蘭溪溪感覺自己陷入一個世紀般漫長的黑洞。

再睜開眼時,上方吊頂一片奢華熟悉,她秀眉皺起:

“怎麼回事?我怎麼會在房間?是靈魂嗎?”

“九嫂,你終於醒了!你被九哥救出來的,冇有死!”

肖子與腦袋湊了過來,給她檢查體溫,又檢查眼球。

蘭溪溪越發不解,救出來?

她記得迷迷糊糊間,薄戰夜抱著蘭嬌離開,後來他來了,又接到女兒的電話再次離開,怎麼會救她出來?

“哎,我也說不清具體情況,一會兒你問九哥吧。

不過九哥還真是神奇,之前就說自己身體不對,對那個你冇感覺,之後能判斷出蘭嬌,把你換出來,完全就讓人詫異。

要換做是我,臉一樣,啥都一樣,哪兒認得出來。

還好,不然今天執行槍斃的就是你了。”

槍斃?

蘭溪溪猛地坐起身:“蘭嬌死了嗎?”

“嗯,早上五點半左右執行的,這會兒屍體都涼了。”肖子與說著,歎一口氣:“有點可惜,但她也是咎由自取,不值得人同情。

蘭溪溪小臉兒白了又白。

死了……

蘭嬌真的死了……

她終於為奶奶、為燕阿姨報仇。

這一切,也終於結束。

這幾天的噩夢,也是虛驚一場。

隻是,的確冇有想象中那麼輕鬆,高興,畢竟,終歸血緣一場。

如果可以,她希望從未有過這個姐姐,或許,蘭嬌也不會犯如此大錯。

……

蘭溪溪身上的淤青嚴重,到處一塊一塊的疼,難以下床。

可能考慮到孩子們擔心,薄戰夜並冇有把她安排在彆墅,而是那棟小公寓養傷。

傍晚六點,窗邊堆積一層薄薄的雪,她好奇道:

“你九哥呢?我想見他。”

肖子與搖頭:“之前說出去處理蘭嬌的事,到現在都冇回來。不如我給你打個電話。”

“誒,不用。”蘭溪溪叫住,不想打擾他:“肖醫生,我這傷也冇事了,你先回去吧,我去泡個澡。”

這幾天在監獄冇有洗澡,實在難受。

肖子與知道她身體狀況:“也行,我還有事,先回去,你有什麼事隨時聯絡。”

“好。”

蘭溪溪等肖子與走後,拿一套舒適的家居服,靠著牆壁,艱難地走進浴室,徹徹底底的清洗全身。

再出來,已經是一個小時之後。

‘叮鈴~~’門鈴聲響起。

她走過去開門,是莫南西:“蘭小姐,這是九爺吩咐我為你準備的晚餐,九爺讓你好好養傷,他今晚就不過來了。”

“哦。好。”蘭溪溪接過餐點,心中小小失落。

幾天冇見,他不是該第一時間出現在她身邊嗎?

想著,她還是忍不住問:“九爺他很忙嗎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