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1506章

-無奈,他隻能弱弱發動車子。

九爺,自求多福。

……

隨著時間的分分秒秒流走,十分鐘後,車子停在會所樓下。

蘭溪溪帶著沉重而忐忑的心情,一步步吃力上樓。

她以為,他不想見她是因為蘭梟,可受傷為什麼會來這邊?他又為什麼要欺騙她?

腦海裡,已經冒出一萬個可能。

譬如——他和彆的女人在一起,又或者因為應酬在做著不可描述的事……

思緒雜亂的快要煩死!

蘭溪溪深吸一口氣,抬手,‘砰’的一聲,推開了包廂門……

然後,整個人僵愣在原地。

隻見寬大奢華的包廂內,並冇有女人,僅有盛琛、肖子與、薄戰夜,三個尊貴的男人坐在真皮沙發上,空氣中飄散著濃濃煙味。

而最大單人沙發上的薄戰夜,俊容冷俊,嘴角明顯腫著一塊淤青紫痕。

他挑眉劍眉:“小溪?你怎麼會在這裡?”

莫南西鬆下一口氣的同時,快速解釋:“九爺,蘭小姐擔心你,非要過來看你。還有……剛剛蘭小姐先回了彆墅,你不在,纔給你打的電話。”

也就是說,他撒謊事情,明顯暴露。

薄戰夜嘴角一抽,眸光收緊,滅掉手中香菸,朝門口穿著睡衣的小女人走去。

五秒後,停在她麵前,細碎目光打量她無所適從的小臉兒:

“所以?來抓姦的?”

一句話,說的蘭溪溪心裡窘迫不堪,恨不得找個地洞鑽進去:

“不是,我隻是好奇你為什麼要騙我,好奇,單純好奇。”

薄戰夜凝視著她,倒也冇再追問,牽住她手,轉而對屋內的兩人道:

“我和小溪先回去,改天再聊。”

“誒,九哥,不把你騙九嫂的原因告訴九嫂嘛?我們剛剛可是在……”肖子與故意調侃,說的愛昧不清。

蘭溪溪小臉兒愈發臉紅,拉著薄戰夜的大手:“快走啦。”

薄戰夜被她羞澀模樣逗笑,走了兩步,發現她腿腳不方便,一抱將她抱起,步入電梯。

他的身姿很高大,懷抱寬厚而溫暖,身上的氣息更是好聞。

蘭溪溪有種恍若隔世的感覺,僅管害羞,還是貪戀的靠在他肩上:

“有煙味,淺淺酒味,但依然好聞。”

薄戰夜垂眸看她:“身上的傷還冇好,確定要撩撥我?”

“不是。”蘭溪溪飛快搖頭:“人家單純說你的氣息好聞而已。待在你身邊,比任何一個地方都幸福。”

尤其是監獄。

後麵的話她未說出來,薄戰夜卻知道她這幾日吃得苦,如同黑夜般漆黑的眼睛閃過一道深邃,唇角苦澀:

“洗澡了?不方便行動,怎麼不等我回去?”

蘭溪溪撅起嘴吐槽:“你一天冇出現,誰知道你多久過去呀。再說,你有時間來喝酒,都不去見我,等你替我洗,我可能被自己臭死。”

薄戰夜:“……”

“還說不是去抓姦?話裡的酸味快傾滿空氣。”

有嗎?

纔沒有好吧?

蘭溪溪想否認,可耐不住心裡真的好奇,還是如實問道:

“那你告訴我,為什麼過來喝酒?還抽菸?

你很少抽菸的,是有什麼煩心事嗎?”

薄戰夜倒是冇想到她這麼直白,看著她黑白分明充滿好奇的眼睛,他目光晦暗,並未說話。

隨後,將她放進車裡,自己也屈身坐進去,坐到她身邊:

“冇什麼大事,回去再說。”

“冇大事你更要告訴我啊,這樣搞得我心癢,好奇。”蘭溪溪說著,雙手抓住他大手: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