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1507章

-“說嘛,你到底在想什麼?”

如果說女人撒嬌致命,那蘭溪溪的撒嬌,無疑致薄戰夜的命。

他最忍受不了的三樣東西。

第一,蘭溪溪。

第二,蘭溪溪的眼淚。

第三,蘭溪溪的撒嬌。

此刻,他心內的城牆已經潰不成軍,握住她手,柔聲安慰:“非要我說?不說不行?”

蘭溪溪鄭重點頭:“我好不容易纔從裡麵出來,你又這幅姿態,我真的不舒服。

有什麼事,我們好好商量不行嗎?”

“行。”薄戰夜見不得她委屈擔憂的小模樣,親了親她的唇,如實說:

“我之所以不去見你,心煩意亂,是因為在思考,我是否是一個稱職的男朋友。”

“啊?為什麼這麼說?你很好啊。”

薄戰夜深邃的眸鎖著她:“你確定?幾年前未認出你,幾年後又險些認錯,害你在裡麵吃幾天幾夜的苦。

若換做南景霆,他或許會一眼認出。”

這話,冇有任何營養怪氣,有的隻是對自己疑慮。

蘭溪溪冇想到他竟然在想這件事,抿了抿唇:“其實,我也以為你很快就能認出來的,三天三夜,雖然久,但,不晚。

也不能全怪你,要怪隻能怪蘭嬌演技太深,矇騙全國所有人。

你看她站在頒獎典禮上,穿那麼高的高跟鞋,也冇有任何人發現。

所以,我還得感謝你,在最重要時候認出我,救我出來。”

薄戰夜並冇有被她的話語安慰道:“三天三夜,若有意外,足夠引發不可估計的後果。

小溪,我情願你任性一點,生氣一點,懂?”

他的話語很認真,眼眸深邃。

蘭溪溪微微頓住,他竟然真的這麼自責?

“好。”她乾脆坐到他身上:“那就懲罰你,判你……有妻徒刑一輩子!”

薄戰夜薄唇一抽:“我在跟你說認真的。”

“哎呀,我也是認真的,都過去一大半天的事了,為什麼還要舊事重提?”

蘭溪溪單純小臉望著他,真的冇有絲毫生氣。

這樣的他,令薄戰夜竟是無奈:“你這樣,會把我慣壞。”

“就你一個男人呀,慣壞又怎樣?好啦,彆想那麼多,我真的很慶幸你能在最後關頭把我救出來。

不過你昨天不是走了,怎麼又知道真相?把我救出來?”

薄戰夜如實解釋:“這幾日本來察覺蘭嬌不對勁,來監獄見到你後,心中想法愈發濃烈,本打算等你醒來再確定情況,冇想到她安耐不住讓女兒打電話催我回去。

女兒睡著後很少起夜,我直接肯定心中所想,回去把她迷暈後,來監獄換你回去。”

原來如此。

蘭溪溪揚起笑容:“所以,你早就懷疑了的,也不算多差。

高高在上的九爺大爺也有自卑自責時候,我很榮幸。”

薄戰夜咬住她唇:“非要挖苦?

其實事後有總結過原因,我們認識一年不到,僅發生過兩次關係,且都是在意識不清情況下。

平日親密接觸相處太少,以至對你不夠熟悉。

我決定,日後對你好好深/入瞭解,研究透徹。”

後麵的八個字,刻意加重語調,愛昧不明。

蘭溪溪小臉兒倏地通紅,全身發熱:“你、不要臉。”

“嗯?瞭解自己的未婚妻,哪兒不要臉?”

薄戰夜說著,手臂加大力道將她扣緊,讓她身子靠在他身上:“彆動,我好好感受你的尺寸。”

蘭溪溪:“……”

趁機吃豆腐就明說!

混!蛋!

惡!魔!

可偏偏……不想推開怎麼辦?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