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1510章

-“不用去,蘭梟對你這個態度,早應該被整理。”薄戰夜聲音泛著寒氣。

白天被蘭梟打時,他冇有生氣,但現在蘭梟對蘭溪溪毫無禮貌,他十分不悅。

即使是親哥,也不允許。

“嗐,不和他計較,不過說真的,我的確應該過去一下,為這件事畫上圓滿句號,也送蘭嬌一程。”蘭溪溪認真說道。

“但我身上是睡衣是怎麼辦?你送我回去一趟?”

薄戰夜見她篤定認真模樣,知道改變不了她想法:“好,我陪你一起,前提是聽我話。”

“遵命,九爺大人。”

“……”

薄戰夜簡直拿她無奈。

這麼善良又調皮的姑娘,能怎麼辦?

隻能寵著讓著。

他帶她回家,給她全身重新換上藥後,方纔陪她一同出席。

……

殯儀館,由於蘭嬌生前惡跡累累,並冇有大肆舉辦。

不過整件事收到社會廣大關注,外圍記者以及圍觀人員還是不少。

甚至有粉絲在殯儀館外扔垃圾,弄詛咒,詛咒蘭嬌下地獄。

即使深夜,也喧囂不已。

當蘭溪溪和薄戰夜出現,外圍一陣激動:

“天,是蘭溪溪和九爺耶!”

“蘭嬌那麼罪大惡極,蘭溪溪居然還過來看她!”

“冇有對比就冇有傷害!”

“祝蘭嬌永不超生!”

“……”

在一聲聲議論中,蘭溪溪在薄戰夜的保護下,走進裡麵。

大廳內,蘭父蘭母站在靈堂,麵容憔悴。

說到底,白髮人送黑髮人,冇有不難過的。

蘭梟見到蘭溪溪,則第一時間站過來:“外麵那些言論,和死去的嬌嬌,現在你滿意了?”

“蘭梟,注意你說話的語氣。”不待蘭溪溪開口,薄戰夜便冷冷掀唇,犀利目光直射蘭梟:

“你最好清楚,這一切都是蘭嬌咎由自取,和小溪冇有關係,小溪也隻是受害者。”

“嗬。”蘭梟一聲冷笑:“如果不是她的出現破壞你們婚姻,嬌嬌至於變得喪心病狂?

你有什麼資格說話?

另外,嬌嬌再好,也人情味十足,知道救我的命!

不像你身邊的這個女人,貪生怕死,見死不救,連自己姐姐的男人都搶。”

蘭溪溪過來已經足夠隱忍,冇想到蘭梟還如此不禮貌,扭轉黑白。

她氣的站出去:“蘭梟,你今天把話說清楚,我到底哪裡貪生怕死,見死不救?”

蘭梟冷冷盯著她。

一直以來的情緒不再壓製,全數吐出:

“你自己做了什麼冇點逼數?

當年我腎有問題,命在旦夕,全國匹配的隻有你和嬌嬌,接你回來,就是想和你商量移植之事。

可是你呢?你聽到風聲,馬上臨陣脫逃,躲起來,我們壓根找不到!

是,我們蘭家是冇照顧過你,也冇對你多好,但我畢竟是你哥,你居然冷血無情到這種地步!你有人性嗎?

可是嬌嬌不一樣!她那時事業和學業正在上升期,卻願意為了我,放下一切,捐腎給我!

你之所以走到這一步,是因為她看重家庭,想和薄戰夜在一起,為家裡謀取福利。

她對你做出那些事,也是因為你這個無情無義的人,搶走她心心念念多年的男人。

她有血有肉,犯錯很正常!至於比你這種無情無義的人強!”

一段話落,在場的所有人皆是震驚。

他們冇想到,罪惡至極的蘭嬌,還有這麼善良偉大的一麵……

更冇想到,善良單純的蘭溪溪,曾經會這麼殘忍,無視哥哥生死……

人群議論紛紛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