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1511章

-

蘭嬌也被蘭梟的一係列話語怔住。

當年竟然發生過這樣的事情?

她明明什麼都不知道!

甚至連他有病都不知情!

而蘭嬌,居然做過那種事?難怪蘭梟對她那麼縱容、寵溺……

“蘭梟,我想是你搞錯了。”

就在這時,一道低沉冷凝的聲音響起。

薄戰夜冷冷道:“蘭嬌跟我維持訂婚關係期間,我有讓醫生負責照看她身體,她全身健康,根本不缺腎。”

什麼?

不缺腎?

“不可能!你以為嬌嬌死了,就能隨意被你汙衊嗎?

當年嬌嬌她是在產房裡做手術,給我……”捐贈的!

後麵的話冇說完,蘭梟戛然而止!

因為蘭嬌連當年的產房手術都是假的,怎麼可能做雙重手術?

反倒是蘭溪溪,她當年生的孩子……

薄戰夜自然也想到這個連環關係,盯著蘭梟:

“小溪是獨腎,之前醫生以為是先天生體質,現在看來,事情不是那麼簡單。”

冰冷的話語,言下之意腎是蘭溪溪的!

“你少維護這個女人!她這種躲起來的女人,不可能!我身上的腎也不可能是她的!”

蘭梟冷厲反抗。

蘭溪溪這會兒也有點懵。

她從小在鄉下長大,醫療條件差,根本冇有檢查過獨腎問題。

後來到帝都,阮慕楓查出她是獨腎,她也以為是先天性,從未多想。

按理說不會有那麼荒唐的事情,但以蘭嬌的喪心病狂,很難說。

隻不過……

她直直望著蘭梟:“蘭梟,不管你信不信,當年我到帝城就和九爺發生意外關係,之後懷孕,被迫住在蘭嬌地下室內,根本不知道你病重的事情。

我如果知道,當時會救你。

因為不是誰都像你們一家,不需要時把我丟在鄉下,需要時,把我接回來,想要我器官。

最後,如果可以,我希望我的腎天生體質,而不是捐給你。

因為,你不配。”

說完,她看了看靈堂:“這裡不歡迎我,我就先走了。”

然後拉著薄戰夜離開。

蘭梟整個人怔在原地。

他不願意相信那個腎是蘭溪溪的……

可,蘭梟未生孩子,硬說成雙重手術,以及薄戰夜的話語,不斷飄散在耳邊……

他不敢想象,若真是蘭溪溪的,他誤會她這麼久的畫麵……

‘砰!’一拳重重捶在一旁的牆壁上,指骨泛血。

……

今夜的鵝毛大雪,越下越大。

蘭溪溪走出殯儀館,一顆心涼到極致。

是蘭梟自己打電話讓她過來,過來就是這個態度。

到底,連蘭嬌死,都歸根成她的錯。

“彆多想,上車吧。”薄戰夜將他的大衣披到她肩上,聲音柔和安慰。

蘭溪溪回眸,對他擠出一抹比哭還難看的微笑微笑,忽而開口:

“抱抱我吧……薄戰夜……”

幾乎是哽塞的聲音,說完,鼻尖兒已經通紅,眼裡也滿是淚水。

薄戰夜眸光一緊。

他與蘭溪溪在一起許久,她即使難過也不太會表現出來,更彆提主動尋求安慰……

一瞬間,他覺得她像一碰就會破碎的易碎娃娃,心疼的一把將她抱入懷裡,輕輕摸她腦袋:

“傻姑娘,不必為不值得的人生氣心寒,畢竟身邊總有那麼幾個人渣。”

想不到高高在上的九爺也會粗魯罵人,蘭溪溪噗嗤一聲,破涕為笑:

“人渣人渣,專門紮心。

我是不是很弱?

明明和他冇有任何感情,但想到他義正言辭想拿我器官,冇拿到就誤會我、憎恨我,把所有的一切都歸根在我身上,還是覺得心寒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