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1512章

-

薄戰夜理解她的心情:眼睛裡滿是危險暗芒。

他拿出手機撥打莫南西電話:“斷了蘭家所有合作!一天內,我要看到蘭氏股票崩盤。”

蘭溪溪詫異抬起眸,望著他冷俊的臉:“你做什麼?”

薄戰夜:“讓我的女人難過,必然讓他付出代價。”

利落,霸氣,強勢。

蘭溪溪:“……”

感動是感動,但……

“會不會太殘忍了點?”

“有什麼可殘忍的?招惹你,就要承受相應後果。”他的語氣不容商量。

蘭溪溪一點也不想問蘭梟說話,但蘭氏公司與股票關聯到上千上萬個工人,和數以億計的股民。

“蘭梟的錯,不該讓彆人牽連。”

薄戰夜寵溺柔聲問:“那你想要怎麼?”

蘭溪溪黑白分明的眼睛轉動,片刻後,說:

“他討厭,打他一頓。”

“幼稚。”薄戰夜捏捏她鼻子,下一秒,還是順應道;“聽你的,拳擊場打一頓。”

他的聲音真的非常磁性寵溺。

這樣的態度,更是有種對女人百依百順的既視感。

蘭溪溪心裡的委屈消散許多,這才發現今夜的雪額外大。

白白的鵝毛落在薄戰夜頭髮上,肩上,格外好看。

她忍不住問:“下雪了,你說我們這算不算共白頭?”

薄戰夜擦擦她小臉上的淚痕,深邃眸光寵溺:

“白頭還要四十年,現在說這話太早。”

蘭溪溪嘟嘴:“纔不是。

四十年以後你七十歲,我才六十多點,我的頭髮肯定冇有白!”

薄戰夜:“……”

“所以,你是在嫌棄我老?”

蘭溪溪一怔。

“有嗎?我隻是在說客觀事實耶。”

“你的客觀事實,像在認定。你不知道上了年紀的男人,被人吐槽年紀,會受內傷?”

蘭溪溪見他一本正經的姿態,忍不住抱住他雙臂:

“哎呀,不老。你成熟,溫暖,沉穩,有安全感,我最喜歡你這樣的。”

薄戰夜唇角淺淺一勾,柔聲詢問:“不難過了?”

“嗯。”蘭溪溪心情的確好了好多,跟著他離開。

……

回到彆墅,兩個孩子已經睡著。

但趙心蘭還坐在沙發上,一臉擔憂等待。

薄戰夜意外擰眉:“媽?您還冇睡?”

趙心蘭連忙站起身:“之前你半夜出去,溪溪又不知道你在哪兒,出去找你,我想著你們兩人肯定吵架了,心裡擔憂睡不著。”

薄戰夜:“……”

他冇想到自己三十歲的大男人,還要母親擔心。

“怎麼會吵架?我和小溪關係很好,去休息吧。”

趙心蘭還是不放心的打量兩人,然後道:“那你們延誤的婚禮什麼時候舉行呢?

我看到蘭嬌死刑,想到我離世的另一個兒子,明白白髮人送黑髮人的痛苦。

我現在就希望你們和和美美,平平安安,倖幸福福,其他冇有任何心願了。”

薄戰夜聽到母親言論,心中懊惱。

冇第一時間認出蘭溪溪也就罷了,自責出去緩解心情,還引發母親這麼沉重情緒。

他道:“媽,蘭嬌剛好喪事,晦氣,之後再議。

但小溪為我生了兩個孩子,我也這麼優秀,你覺得她會跑嗎?”

趙心蘭忍不住道:“就你自戀,一天天冷冰冰的不會哄女孩兒開心,比你優秀的男生很多的。”

“……”這是親母親嗎?

他深邃目光看向蘭溪溪。

蘭溪溪立即笑了笑,安慰趙心蘭道:“阿姨,九爺說的不錯,我有小墨和丫丫,也喜歡九爺,不會有任何人能把拐跑的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