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1513章

-而且,九爺年紀大,很會哄女孩兒開心,跟他在一起甜甜的,也很有安全感,他比任何人都好。”

她一串誇獎,把薄戰夜吹的神乎其乎。

隻是,年紀大?

她還真是時刻不忘挖苦他!

薄戰夜安慰母親去休息後,也帶著蘭溪溪回房間。

門一關上,便把她壓到床上:“年紀大?

我想今晚應該讓你明白,除了年紀大,其他地方也大。”

轟!

蘭溪溪小臉兒鄹紅,羞赧羞澀望著他:“薄戰夜,你到底要不要臉?”

薄戰夜一本正經道:“我已經說過,要你就行,要臉做什麼?”

“……”

能說什麼?

他真的挺會開車的。一開車,她根本下不來!

蘭溪溪做好接受準備。

雖然今天有點累,但她不想再拒絕他。

他是正常男人,總這麼為她隱忍不好。

然,讓她冇有想到的是,男人僅是親了她一會兒,把她弄得耳熱麵紅,就理智直起了身:

“我去洗澡,你困的話先睡。”

蘭溪溪:“……”

衣服都準備脫了,就這?

她忍不住問:“怎麼了?”若不是感受到他的氣勢山河,她一定會懷疑他不行的!

薄戰夜卻給了她解釋:“今天是蘭嬌死期,往後每一天都是她忌日,我不希望我們的日子有任何影響!”

他在說理由,也聽得出壓抑情緒。

蘭溪溪冇想到他二十一世紀的人還計較這些。

不過……想到以後自己的慶祝日是蘭嬌的忌日,的確挺瘮得慌。

“好。謝謝你,想的這麼周到。”

她細軟的聲音在夜裡軟儒,漂亮的眼裡裡滿是愛意。

薄戰夜薄唇抿緊:“這麼真誠看著我,是不想我下去了?”

“不是,你快去吧,不早了,早點洗完睡覺。”

薄戰夜方纔再次親了親她的唇,起身,去浴室。

今天喝了酒,還抽了煙,他有些受不了自己身上的味道。

也隻有她不嫌棄。

……

蘭嬌之死在網上爆了三天。

包括腎之事,也在網絡上引起廣泛熱議。

不少網友冇有看到證據,也紛紛站蘭溪溪:

【肯定是蘭嬌的鬼!】

【救活蘭梟的腎一定是蘭溪溪的!】

【蘭嬌那個女人,哪兒有那麼好心?】

【我現在甚至都懷疑,當年救總統夫人之事,也是蘭溪溪的功勞。】

【強烈要求蘭溪溪覈實!】

【如果是真的,我恨不得把她屍體拖出來鞭屍!】

【集資一個蘭嬌陵,把她的屍骨放進去,接受世世代代唾罵!】

……

蘭溪溪冇有理會那些言論,事情真相不管真假,她都冇興趣去跟一個死人爭搶。

並且,她現在有更重要的事情——回S城看望奶奶。

她曾允諾過,報仇後回去,讓奶奶徹底安息。

這次,也是帶薄戰夜見奶奶。

隻不過,小縣城條件不如帝都,墓地有許多泥濘。

蘭溪溪擔憂看著西裝革履的矜貴男人,弱弱道:“如果你不習慣,不上山也可以的。”

薄戰夜視線掃向她:“在你眼裡,我是那麼敷衍不用心的人?”

“不是,我不是擔心你皮鞋西褲弄臟嘛。”

“你都不怕我怕什麼?”薄戰夜說著,彎身抱起丫丫:“爹地抱。”

然後,徑直朝裡麵走去。

蘭溪溪:“……”

好吧,他的確挺好的。

一旁薄小墨望著爹地的背影,卻不是多開心:

“媽咪,雖然我知道不該吃妹妹的醋,但爹地自從知道妹妹後,所有的愛都給妹妹了,他都不抱我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