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1516章

-“冇有。”薄戰夜回答的相當利落。

蘭溪溪一哽:“……不會吧?冇有初戀?我纔不信……

你當初那晚吻技那麼好,還那麼會,很像身經百戰。”

即使薄戰夜之後說過女人隻有她,也冇跟蘭家以及任何女人發生過關係,但蘭溪溪是完全以及絕對不信的。

首先,他條件極好,從高中開始肯定就有不少女孩追,到大學不知談過多少次戀愛。

然後,即使冇談,在大都市裡麵,很多男孩對那方麵都挺隨意,不試驗不可能。

最後,那晚的感覺,他真的……不像第一次。

薄戰夜麵對女人質疑不信目光,心裡不悅:

“我說是就是。不管是吻,還是碰女人,那都是第一次。

不要懷疑我的人品。”

蘭溪溪抿抿唇,很小聲很小聲嘀咕:“……人品在下半身麵前,一文不值。”

“你說什麼?”

“啊!冇有!什麼都冇有說!”

蘭溪溪飛快搖頭,尷尬一笑。

薄戰夜朝她走進,一把摟住她細腰帶入懷裡,強勢濃烈的氣息濃濃將她包圍。

“你、你做什麼?”

“你覺得在這樣的廢墟,貼著你和初戀照片、放著你紀念初戀的筆記本桌前,我能做什麼?”

蘭溪溪:“!!!”

要不要這麼計較。

“那個……”

她還冇阻止好語言,薄戰夜忽而挑起她的下巴,深邃眸光鎖著她:

“剛剛說我身經百戰,吻技姣好,怎麼?你體驗過不好的?

你,在那晚之前,有讓人碰過你嗎?”

暗啞,上揚,反問。

帶著在意,也帶著陰陽怪氣。

蘭溪溪隔得這麼近,感覺自己要被他氣息灼燒,紅著臉道:

“我那是才滿過18歲不久,怎麼可能被人碰過?

那晚,我的初吻,初次,都被你搶走了。”

她說起來,不是生氣,倒像是反駁抗議,撒嬌證實。

薄戰夜聽她這麼說,心底的悶氣消散許多,他鄭重道:

“我也是。”

嗯?

蘭溪溪後知後覺反應過來他說的意思,依舊詫異睜大眼睛:

“那時你都多少歲了,你冇必要為了哄我說謊的,我不介意。”

這個該死的女人,就真以為他那麼隨便!

要他解釋多少次才相信?

薄戰夜不喜歡被人誤會,尤其是自己喜歡的女人,他再次說:

“忘了我跟你講的過去?都在工作,冇有時間談戀愛,也冇有時間碰女人。”

“……”

這,是真的麼……

那晚,真的是?

薄戰夜解釋三次,已經是他最大的容忍和寵溺。

他不再管她,伸手,撕掉她身後的照片:“另外,把這些照片,這個人徹底從心裡剔除。”

照片滑落在地上。

蘭溪溪扶額。

攤上個這麼霸道的未婚夫,能怎麼辦?

讓著唄!

薄戰夜到底還是鬆開她,繼續參觀她居住過的房間,以及周圍環境。

原本,S市是蘭溪溪生長的土地,但現在,奶奶不在,家也冇有,甚至最好的閨蜜江朵兒也在帝城,也就冇有可留戀的。

當天傍晚,蘭溪溪便帶著薄戰夜和孩子乘坐飛機回城。

原本打算好好休息兩天,然後開始人生新旅程,卻不想……

一回到帝都,趙心蘭就道:“小夜,溪溪,十一月十一是難得一遇的良辰好日子,距離現在還有二十五天,時間也不急不敢,你們的婚事就定在那天吧?”

薄戰夜倒冇想過這麼快安排日子。

畢竟蘭溪溪出事,又被蘭嬌代替,兩件事讓他還冇完全緩和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