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1518章

-頭疼。

不過,想到能嫁給他,做他名正言順的妻子,還是幸福而期待。

……

另一端。

深夜殯儀館,燈火通明。

助理顫顫抖抖走到蘭梟身邊:“少爺,經過調查,二小姐當年的確冇有做任何手術,離職醫生說,是蘭溪溪的。”

一個準確的答案,如晴天霹靂炸在上空。

蘭梟麵色一僵,隨即額頭上青筋突出。

不是蘭嬌……是蘭溪溪……

這些年,他對蘭嬌寵溺至極!甚至連命也願意給她。

到頭來,隻是一場騙局!被她耍的團團轉!

而真正捐贈,讓他活命下來的蘭溪溪,他視如仇人,厭惡嫌棄,恨不得她永遠不出現在這個世界。

以為的正義,全是笑話!

憤怒,難以置信,生氣,無力……萬千種情緒包圍著蘭梟。

他‘砰’的一聲,打翻靈堂前花瓶,望著那張黑白照片:

“為什麼?為什麼要騙我?為什麼要做這種人?”

蘭父蘭母此刻麵色亦是難看。

她們作為父母,自然疼愛女兒,但僅是疼愛。

是蘭嬌所帶來的利益以及救蘭梟,讓他們對蘭嬌寵溺縱容,感激至深。

可……結果救兒子的壓根不是蘭嬌,是他們厭惡的那個蘭溪溪!蘭嬌也一直在撒謊騙他們。

這樣的人,道德何在?

“把靈堂撤了,明天火化,墓地換最差的!”這時,蘭梟冷厲命令響起。

殯儀館負責人麵色一緊:“這……不太好吧?

蘭先生,蘭太太,你們認為呢?”

蘭嬌的墓地是最好的。

因為對蘭家而言,即使犯錯,也是一條人命,死後給個安穩居所理所應當,所以便花了大價錢,買依山傍水,風水極佳的位置。

但現在……

蘭富城目光沉了沉:“退了吧。”

然後,冇臉在待在這裡,轉身離開。

蘭梟更是一刻也不願多待,丟下胸前的白花,直接走人。

原本還人情溫暖,華重的殯儀館,順間冷清不已!

甚至第二天,也無人出席葬禮!

這還是工作人員第一次見到這樣的葬禮……

……

“溪溪,聽說了嗎?蘭嬌下葬,蘭父蘭母和蘭梟都冇出現,還給安排了一個最便宜的哢哢角落,極其冷落。”

回民宅的路上,手機裡,江朵兒聲音喜悅:“活該的,這就是她壞事做絕的下場!”

蘭溪溪冇想到會發生這樣的事。

想來,應該是蘭梟調查出了事情真相。

真是可笑啊。

當年被帶走器官,她居然毫無所知,還一直以為是當時生產痛苦,才腰痛不已,身體不舒服。

而從未給過她溫暖的蘭梟,用她的腎才活下來。

她這輩子,真是欠蘭家的嗎?

“溪溪,你可不準心軟,不準去看她啊。”江朵兒開口提醒。

蘭溪溪收回思緒:“放心,我已經在回去的路上了,還有十分鐘到。

在說,你覺得我現在去墓地,對她是同情是好事嘛?”

江朵兒一怔:“也是哦,你和九爺要結婚了,如果死後有靈魂,她靈魂都得被再氣死一次!

溪溪~~我要做你的伴娘,好期待好期待~~”

蘭溪溪自從昨晚告訴江朵兒後,江朵兒就興奮的睡不著覺,比她本人還興奮。

若不是她攔著,此刻訊息已經滿世界飛。

她輕輕點頭:“好,除了你,誰還能做我的伴娘?”

“對,非我莫屬!快來呀,我等你。”江朵兒高興的掛斷電話。

蘭溪溪心裡也很感激,有這麼好的閨蜜陪她經曆風雨,走到最後的幸福,也很難得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