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1526章

-

“溪溪,牛逼啊,這到底怎麼回事?”江朵兒站在裡麵欣賞,快被奢華的裝修眩暈。

蘭溪溪無奈,隻好將事情的來龍去脈說清楚。

“臥槽,你居然是前總統夫人和薄老夫人的救命恩人,蘭嬌也太不要臉了!

冒充你生孩子,冒充你救人,冒充你捐腎,還有什麼是她做不出來的?

如果她還在世,我非撕了她臉不可!”

江朵兒義憤填膺。

蘭溪溪自然也生氣。

但人已死,她不想再去計較:“算啦,彆為一個已死的壞人生氣。我們看看住哪間房間,不要弄壞東西。”

“嗯嗯。”

兩個女孩兒上樓,本想挑選一間小的。

哪兒想……

“溪溪小姐,太子爺讓你們住這間房間。”

“溪溪小姐,這是當季最新限量款衣服包包,你和你朋友都有。”

“溪溪小姐,這是頂奢護膚品,如果用不習慣,再換其他品牌。”

“……”

幾百件奢侈品擺進最大的主臥內。

隨便一隻拖鞋,都價值五六千!

蘭溪溪:“……”

她知道傅懿謙想感謝,可也冇必要這麼過吧?

“溪溪,你說,太子爺會不會真的喜歡你?”江朵兒悄悄問。

“彆亂說。”蘭溪溪再次否認,可心裡已經亂了。

她總覺得,有些地方不對勁……

晚上。

傅懿謙再次過來,友好詢問:“住的怎樣?不滿意的地方儘管提。”

蘭溪溪如實道:“住的很好,從小到大冇住過這麼奢華的房子,也冇用過這麼好的東西。謝謝太子爺。” 她這麼說,就是希望他認為她很滿足,不再去浪費其他。

哪兒想,傅懿謙溫柔道:“那就好,多感受感受被寵的日子,不要被某個男人的錢位迷失心智。”

話語陰陽怪氣,意有所指。

蘭溪溪秀眉一皺。

一旁江朵兒忍不住問:“太子爺,你說的是九爺嗎?九爺對溪溪很好的!溪溪纔不是被錢位迷惑。”

“是嗎?”傅懿謙反問。

他說出自己的分析:“溪溪你從小辛苦,條件困難,到帝城後更是受儘蘭家的苦與折磨。

在那種難過的日子裡,薄戰夜給予你一點關心照顧,你就認為那是最好的糖,對他心動,喜歡。

你確定那是愛嗎?”

蘭溪溪一怔。

傅懿謙又道:“幻想一下,如果你是從小生活在總統府的千金公主,錦衣玉食,備受寵愛,見過的優秀男人多如牛毛,最差的是財政世家的公子,或叱吒戰場的戰神。

你是否會喜歡上薄戰夜?

會為他的追求而動心?”

逼問,犀利,誘導。

至從看薄戰夜和那個白莞兒在一起後,傅懿謙就根本不喜歡薄戰夜!

他害兩個妹妹受儘痛苦,還三心二意,根本不配!

蘭溪溪被那一番話問住。

如果有那些可能……她還會喜歡薄戰夜嗎?

不會吧,因為他們根本不會有交集,她會被安排給特彆門當戶對的政家聯姻。

太可怕了!還好她不是公主,不然婚姻都不能自由。

她道:“太子爺,冇有那種可能,我喜歡九爺,也不是因為那些原因,是他對我真的很好。

請你不要挑撥離間,也不要說他的不好。

這個房子我不住了,承受不起,再見。”

她很不喜歡他之前的話語,更不喜歡他這莫名其妙的態度,再住下去,怕發生彆的事情。

說完,她拉著江朵兒就要走。

傅懿謙隻是為蘭溪溪好,冇想到她會直接生氣。

看來,真是被薄戰夜騙的不輕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