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1527章

-他追上去,拉住她:“我冇有彆的意思,隻是不想看你被他欺騙。”

還在挑撥離間!

蘭溪溪生氣道:“他欺騙我什麼了?堂堂的太子爺就是這樣背後嚼舌根?”

傅懿謙真的被她與愚蠢氣笑。

難怪能被蘭嬌欺負三四年!

他不會再允許第二次的傷害發生!

他直接道:“上次的那個女人不是我表妹,我也不認識!”

“什、什麼?”蘭溪溪一怔。

那晚薄戰夜抱著一個女孩兒進酒店,不是他主動說的是表妹?

傅懿謙此刻也顧不得那麼多。

發現是他妹妹以後,不管是過去的愧疚,還是未來的責任,他都隻希望她看的透徹點。

他一字一句道:“那個女人叫白莞兒,是薄戰夜多年前的初戀,當年他們被迫分開,誤以為白莞兒已經去世,心裡一直愧疚不已,是任何人不能提的禁區。

你住的那個民宅,便是她過去的家!

前段時間白莞兒突然出現,他為了調查,不惜動用國局力量把她找回來,給她治療,然後把安排在名下一棟彆墅,經常過去看望。

這些,他都冇有告訴你吧?

我當時是看你情緒很不好,才說了善意的謊言。”

一字字話語,如同突發而來的海嘯、地震,把蘭溪溪的心打入地獄。

她聽到了些什麼?

薄戰夜在背地裡養著初戀?

“不,不可能。你彆想騙我!”

傅懿謙拿出證據,直接遞到她手上:“你好好看看,是不是騙你。”

蘭溪溪低眸,就看到一張詳細的時間表。

某某時某某日,薄戰夜調查白莞兒、找到白莞兒……

最關鍵的是,上麵的一個時間點,是薄戰夜之前消失的三天!

當時,她和他從寺廟下山,他接到一個電話離開,之後三天未回家,她以為是工作,格外心疼,冇想到……

難怪,難怪那時她給他按摩,他心不在焉。

難怪那幾天一向迫不及待發生關係的他,忽而轉性,絲毫不想碰她。

原來,都是因為白莞兒!!

對了……那次的白襯衣口紅,也是白莞兒的吧……

蘭溪溪心臟梗塞,感覺有一隻大手死死的抓著她的心,痛到難以呼吸。

難過的不是被欺騙,被背叛。

而是被欺騙後還一無所知,像個傻子!

‘冇初戀。’

‘不管是吻,還是碰女人,那都是第一次。’

前幾日的甜言蜜語,在這一刻也變得那麼諷刺!

傅懿謙看著她崩潰模樣,心疼:“抱歉,我不是故意想告訴你這些,隻是希望你在婚前徹底看清他人品。

在調查之前,我也真的以為他很優秀,是優秀楷模。”

蘭溪溪一個字都不想聽。

她知道他做的冇問題。

可,這種痛,她寧願自己永遠也不知道!像個傻子!

“我的事,不需要你操心!”她直接跑出去。

“溪溪!”傅懿謙追出去。

江朵兒也是一頭霧水。

這到底什麼跟什麼?九爺怎麼會是那種人?

她快速追上去,安慰:“溪溪,你冷靜點,萬一那些都是假的呢?又或者有什麼誤會呢?”

蘭溪溪也很想說服自己,可是……

“不是的,他有一天晚上回來,衣服上的確有口紅印,第一時間還躲著我。

他抱著白莞兒進酒店,也是我親眼所見。

那間民宅,對他的確有特彆的難忘記憶,所以當初蘭嬌纔會故意讓我去招惹。

那個女孩兒,是他心間的白月光。

所以,他纔會揹著我,一次次去照顧,處理,甚至置我於不顧吧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