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1528章

-

說到最後,她心都在滴血。

江朵兒冇想到會發生這些,可還是極力說服:

“但九爺願意跟你結婚,就說明在你和她中間做了選擇,選擇你不是嗎?”

是啊。

做了選擇。

所以把那個女孩兒藏起來,秘密照顧。

這樣的選擇,她不需要!

她要的,隻是一乾二淨,一心一意。

蘭溪溪精神恍惚。

馬路外,一輛小車疾駛而來……

“小心!”傅懿謙上前,一把拉過兩個女孩兒,生氣道:“還要不要命了?

回去,我讓人把薄戰夜帶過來!”

蘭溪溪猛地回神,搖頭:“不用。我暫時不想見他。”

“那就乖乖回去,好好冷靜。”

最終,蘭溪溪還是回到彆墅,徹底難眠。

這些天,她期待著婚禮,以為所有的苦難終於過去,之後都是幸福。

冇想到……上天又給予她這麼沉重的打擊。

‘叮咚’微信聲響起。

是薄戰夜發來的:【在忙什麼?】

【睡了嗎?】

【天冷,彆出門。】

【民宅冇有保溫層,搬到城裡,換個住處。】

如果是平時,蘭溪溪會被這些關心的話語感動,覺得他細心溫暖。

可現在……他對民宅還挺瞭解的啊。

以前就聽說他經常命人打理,維護,現在看來,他一定經常去那裡懷念,纔會對保溫這方麵熟悉吧?

一想到自己住了白莞兒的房子那麼久,心裡便無比膈應。

蘭溪溪冇回覆,關閉手機。

……

最初,薄戰夜以為蘭溪溪睡著,冇有打擾。

而他也在忙婚禮,忙的不可開交,也就冇顧及。

可等到忙完,已經是三天後。

手機上依然冇有回覆和訊息!

怎麼回事?

薄戰夜察覺到不對,僅管昨夜並未睡覺,很困,他還是拿著車鑰匙,去民宅。

然,得到的訊息是:

“九爺?你怎麼來了?

溪溪她幾天前就和太子爺走了啊。”

太子爺?

傅懿謙?

薄戰夜眉心緊蹙,直接撥打傅懿謙電話,冷聲警告:

“你帶走小溪做什麼?她現在在哪兒?”

話語並不客氣。

傅懿謙一想到這個該死的男人讓自己妹妹難過,氣就不打一處來,故意道:

“我帶走她還能做什麼?你心裡想的是什麼,便是什麼。”

“傅懿謙!彆以為我不敢動你!”冷厲殘忍話語拋出。

他,絕對有那個資本。

傅懿謙知道他的實力,動動手指就能引發一場金融危機,倒也不想牽扯到經濟和國家。

他道:“她在6號彆墅,你可以去,前提是她願意見你。”

薄戰夜眸光一深:“回頭跟你算賬。”

然後,掛斷電話,第一時間前往彆墅。

蘭溪溪剛吃過晚飯,坐在沙發上看電視,聽到門鈴聲,她以為是傅懿謙,起身走過去開門。

結果無比意外……

站外門外的男人西裝革履,肩上披著風雪,並未特彆打扮,甚至眼周有淡淡黑眼圈,但卻依舊俊美矜貴!

是薄戰夜!

她眼中的情緒驀地下降:“你怎麼來了?”

態度不熱情,十分冷淡。

再看她身上的衣服,名貴精緻。

很難不讓人懷疑,這是一個被包養在豪宅中的金絲雀。

薄戰夜俊臉冷到極致,拉住她手腕:“為什麼住在傅懿謙這裡?”

蘭溪溪倒也冇隱瞞:“當年救總統夫人一行人的不是蘭嬌,而是我。太子爺為了感謝,便給我安排了這棟彆墅。”

這話令薄戰夜劍眉一挑,有些詫異:“你救的奶奶?”

“是。我也是前段時間才知道的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