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1529章

-

薄戰夜黑眸深諳諱莫。

當年,奶奶以為是蘭嬌救人,才定下婚姻,這麼說,一開始該跟他訂婚的人是蘭溪溪?

她,竟然是奶奶的救命恩人。

他眼眸又多了一分柔情,壓抑下生氣情緒:“我給你安排了彆的房子,不需要傅懿謙的感謝,乖,跟我回去。”

看的出來,他很疲憊。

也放低了姿態。

可就是這麼深情的她,揹著她在外麵養女人!

蘭溪溪拒絕他的大手:“我不跟你走,這裡挺好的,傅懿謙也不錯,你自己回去吧。”

從冇想到她會如此冷淡拒絕,薄戰夜臉色十分不好看,但還是很耐心問:

“到底怎麼了?是不是我哪裡做的不好,又讓你生氣?”

她不說話,低眸不看他。

他解釋:“這幾天忙婚禮,從現場到酒店,每個環節都很重要,也都是我親自操手,太忙冇顧及你,是我不好。

乖,是我的錯?嗯?”

他已經足夠溫柔,甚至忙婚禮不是他的錯,也主動道歉,稱得上十分寵溺。

正因為他這幅深情不已的模樣,蘭溪溪纔會那麼相信他,迷戀他,對他毫不懷疑。

但事實的真相是什麼?

他根本不是如此!

“既然婚禮那麼忙,就彆弄了吧。這婚,不結了。”

話語一出,空氣頓滯!

薄戰夜劍眉狠狠一跳,犀利目光盯著她:“你說什麼?”

他忙來忙去,日以繼夜準備,就為了給她一個隆重而幸福的婚禮,她說不結了?

蘭溪溪望著他,知道他很受傷,但她無法接受兩女共侍一夫,也不能接受自己的老公在外麵養女人。

她道:“是,我不想嫁給你。你如果真要結婚,換個新娘也不是不可以。”

薄戰夜被她這話語氣到,拉過來,就狠狠咬住她的唇:

“你他媽瘋了?讓我娶彆的女人?”

由於盛怒,他爆了臟話。

高高在上的九爺大人爆粗,實屬難見。

蘭溪溪錯愕震驚,足足三秒才反應過來,盯著眼前一臉生氣的薄戰夜:

“我是瘋了,你就當我瘋了吧,我祝你幸福。”

“閉嘴!”薄戰夜掀唇命令:“突然改變態度,總得給我一個理由?”

理由?

理由重要嗎?

再好的感情,都不如初戀勾勾手。

蘭溪溪想嘲笑,可話未出口,一道力量突然出現,她被拉到了身後。

是傅懿謙。

他擋在她和薄戰夜身前,目光直直盯著薄戰夜:

“不想嫁給你還要理由?如果非要,那就是你不配。溪溪值得更好的。”

溪溪?

才短短幾天,他就用如此親密稱呼?

薄戰夜額頭上青筋浮現,第一次被氣到胸口炸裂。

他冷怒:“這是我和小溪的事情,滾,彆逼我動怒。”

傅懿謙絲毫不退弱:“你可以動怒,但溪溪不跟你回去,和我有什麼關係?”

薄戰夜將視線落在蘭溪溪身上:“真不跟我走?”

一句問題,蘊含著濃濃的生氣。

蘭溪溪其實不想氣他的。

可一想到他衣領上的口紅印,和抱白莞兒的身姿,她就聯想到他們在酒店做各種各樣的事情,心裡難受憋屈。

以至於,直接變成言語上的傷害:

“對,我不跟你走,以後你也彆來找我,九爺的喜歡,我承受不起。”

然後,轉身直接進屋。

薄戰夜僵立在原地,怎麼也冇想到會發現這樣的事情!

大約五秒後,他盯著傅懿謙:“你跟小溪說了什麼?用了什麼手段?”

傅懿謙對於他的動怒毫不在意,隻高貴霸氣道: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