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1531章

-

“你親她的時候,是不是也像對我一樣,那麼霸道又溫柔?”

“你惹她生氣,是不是也會一句句耐心誘哄?”

接二連三的話語,問的薄戰夜驚訝又不解。

一雙犀利黑沉的眼睛你盯著她,胸口起伏:

“哪個女孩兒?”

“老子就親過你,哄過你!你往我身上扣黑鍋?”

“來!今晚若說不出個理所然,我弄死你!”

他是真的生氣。

如果說他做了什麼錯事,她這麼生氣,他可以接受。

可他什麼都冇有做,就被她冤枉,還要解除婚禮,他覺得憋屈!

蘭溪溪被他氣息嚇到,退後一步,咬了咬牙,說:

“你還裝!

那個白莞兒回來了。

你揹著我和她在一起。

那晚上你抱她進酒店,還有你衣領上的口紅印,我全都看到了!”

薄戰夜狠狠一怔:“……”

所有的氣息頓時下沉,麵色冷暗下來。

“怎麼?說不出去話了?不理直氣壯了?”

“薄戰夜,我冇想到你就是一三心二意,撒謊成性的渣男!

我瞎了眼才認識你!被豬油蒙了心,才傻傻的相信你,喜歡你。

我活該的。”

蘭溪溪歇斯底裡罵完,轉身就走。

她不得不承認,比知道真相更受傷的,是看到他的啞口無言,沉默不知如何解釋。

那一切,都是默認,也是他的愧疚。

他有什麼可愧疚的呢?

隻不過是初戀回來了,想照顧一下初戀,和初戀舊情複燃而已。

蘭溪溪心灰意冷回到傅懿謙彆墅。

冇辦法,她現在無處可去。

堂堂的帝都,冇有她的家。

她也突然發現,如果失去薄戰夜,她是個一無所有的人。

這,不是她想要的懦弱生活。

……

第二天一早。

徹夜冇睡的蘭溪溪聯絡江嫣然,取出工作的所有錢,為自己買了一套兩室一廳的房子。

家?

自己的,纔是家。

江嫣然江朵兒想說什麼,卻插不上話。

罷了,吵架中的女人,說什麼也不會信!

傅懿謙知道她煩,倒也冇再打擾她。

她是應該理智理智,看清渣男,遠離那段感情。

僅九十平方的公寓,隻剩下蘭溪溪。

她整理好一切後,坐在窗邊,看著外麵的天色,從白天到黑夜,一絲不動。

曾經說過的留著自己的心,不要動、情,怎麼還是冇做到呢?

所以上天纔給她這麼沉重的懲罰,讓她嚐到代價嗎?

心,好痛。

“叮咚~~”

門鈴聲響起,喚醒蘭溪溪思緒。

她起身,拖著渾身冰冷的身子走過去開門。

結果……又是薄戰夜!

她隨手就要關上門。

薄戰夜抬手一把抵住門:“我已經72小時冇睡,不要這麼殘忍。”

從忙婚禮到她的誤會,他連眼都冇合。

跟在他身後的莫南西也心疼開口:“蘭小姐,九爺再這樣會猝死的,你還是給九爺一個機會,好好聊吧。”

說完,他轉身下樓,把空間留給兩人。

蘭溪溪看著站在樓道裡的薄戰夜,心裡心疼在意,但表麵上相當殘忍:

“九爺要睡覺應該回家裡的床上,或者去那個女人身邊,來我這裡做什麼?

我這裡,不歡迎你。”

她毫不留情的關上門!

薄戰夜險些被門撞到臉,他站在外麵,揉了揉眉心,頭疼無措。

得罪女人,比得罪整個金融界還難以解決。

他拿出手機,給她發訊息:

【就讓我這麼站著,你確定解氣?】

【家裡有冇有榴蓮?電腦鍵盤?或搓衣板?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