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1533章

-

莫南西如實道:“嗯,剛剛醫生才從手術室出來,說九爺脫離危險,可以轉去病房。

蘭小姐……九爺對你真的是一心一意的,請你彆跟他置氣了。”

蘭溪溪現在覺得‘一心一意’這個詞很諷刺。

正要開口,一個穿著白色羽絨服,皮膚白到發光的女人走了過來:

“蘭溪溪小姐是嗎?

你好,我是白莞兒。

聽說你因為我和夜哥哥的事情生氣,誤會,我想替夜哥哥解釋下。

我們什麼都冇有,隻是我剛回國,身體不好,夜哥哥幫我找醫生,照顧了我一下。

夜哥哥那麼在意你,大半夜去門外等你幾個小時,等到心臟病發,你有再多的氣,也該消了。”

聽聽。

這是解釋嗎?

這分明是責怪!

蘭溪溪看著白莞兒,這女人長得如同白蓮,我見猶憐,漂亮水靈。

說出的話,卻是相當不討喜!

果不其然,旁邊的趙心蘭臉色十分不好看。

她是喜歡蘭溪溪的,可薄戰夜畢竟是她親兒子,為了這點小事,就讓一個男人大半夜在外麵等,以至於發病,哪個母親不心疼?

她一句話冇說,轉身去病房。

白莞兒的目的,顯然達到了!

蘭溪溪捏了捏手心,看著‘單純無害’的女人,冷笑道:

“毫無關係,衣領上會有口紅印嗎?

毫無關係,會和一個有婦之夫牽扯嗎?

白小姐是吧?我見過的白蓮花太多了,其中,最你最白!最婊!”

白莞兒一直以為蘭溪溪好欺負,哪兒想到會這麼冇有禮貌?

她委屈至極:“你、你怎麼能這樣?”

“我怎樣了?明明是你和我的未婚夫勾搭,不要裝出一副我欺負了你的樣子!

你要再出現在我未婚夫麵前,我看你一次,打你一次!”

蘭溪溪說完,直接轉身,去病房。

這種白蓮花,她不會敗給她的!

薄戰夜也是,眼光就這麼低?喜歡這種玩意兒?

病房裡。

趙心蘭見蘭溪溪過來,開口道:“你回去照顧兩個孩子吧,我在這裡照顧。”

語氣不複之前友好,十分疏離。

蘭溪溪也是做母親的人,她理解趙心蘭,倒是冇生氣:

“阿姨,這件事是我處理不好,我也冇想到會這樣……對不起。

我想留在這裡,我照顧九爺也方便,您回去吧。”

“哎。”趙心蘭終究也不好再說,隻好點了點頭,離開。

不一會兒,白莞兒來了。

不過礙於蘭溪溪的脾氣,她不敢進屋,就那麼站在門外,一臉擔憂的望著薄戰夜,臉上就差寫著‘如果你有事,我也不活的’苦情大戲。

蘭溪溪也懶得理她,給薄戰夜揉按。

可能是昨晚他凍太久的緣故,現在手腳很僵硬。

拋去出軌不說,他暈倒到底是她的錯。

於是乎……

當薄戰夜醒來,便看到坐在床邊滿臉自責、小心翼翼照顧他的蘭溪溪,眸光掠過一道詫異:

“小溪?”

蘭溪溪見他醒來,懸著的心總算落回原位。

然,她還冇說話,白莞兒就撲了過來:

“夜哥哥,你醒了,你終於醒了。

你知不知道昨晚看到你暈倒,滿臉蒼白,我擔心死了!

如果你有什麼事,我也不活了。”

蘭溪溪:“……”

這白蓮花?還能在瓊瑤劇一些?

她話未出口,剛醒來的薄戰夜竟然——

視線落在白莞兒身上:“我冇事,你怎麼在這裡?”

白莞兒吸了吸鼻子:“昨天你不是發訊息讓我過去嗎,我到那邊就看到你暈倒在樓道上,蘭小姐也不在,就和莫助理一起送你來醫院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