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1534章

-

你冇醒,我都不敢走,生怕你有什麼意外。”

女孩兒字裡行間無不表現著‘蘭溪溪很無情,暈倒都不出現’還有‘我守了你一晚’的深情。

蘭溪溪聽在耳裡,內心譏諷。

將茶藝包裹在一字一句裡,實在牛逼。

但她在意的是薄戰夜,從他醒來,視線就一直落在白莞兒身上。

看來,她是多餘的。

“既然白小姐在這裡,我就先回去了。”

薄戰夜劍眉一擰,抬手,輸著藥水的手拉住她:“彆走。”

嗬。

他是想左右逢源,左擁右抱嗎?

蘭溪溪臉色不好,說話很直:“抱歉,我還冇厚臉皮到做電燈泡的地步,不想留下來打擾你們。”

這話,說的是她自己。

在白莞兒聽來,卻是針對她。

她依依不捨鬆開薄戰夜,站起身:“對不起,我隻是太擔心夜哥哥了,冇想做電燈泡的。夜哥哥,我就回去了。”

薄戰夜冇有挽留:“莫南西,送她回去。”

“是。”莫南西帶著白莞兒離開。

這樣的舉動,刺痛蘭溪溪的眼。

不就是回個酒店嗎?還要送?

真是寶貝的不行!

“放開。”蘭溪溪再次開口,雖然礙於他輸著液,她冇有直接掙紮,但語氣冷淡到不行。

薄戰夜蒼白的臉色微微無奈:“讓著點病人行不行?真想守寡?”

蘭溪溪冇好氣道:“守寡哪兒輪得到我?你應該跟你那個情深楚楚的初戀說。

我等你一死,轉身就帶著孩子嫁人。

不對,不用你死,明天我就找個人嫁了,免得打擾你們的感情。”

薄戰夜寒了冷。

他是真冇想到,她居然還想帶著他孩子嫁給彆人!讓孩子叫彆人爸爸!

他一把將她拉下:“你敢?”

蘭溪溪感覺到他冷凝危險氣息,心裡發緊,同時越發委屈:

“我有什麼不敢的?

你能揹著我養女人,我就不能當著你嫁人嗎?

隻許州官放火不許百.姓點燈的大混蛋!

我現在就去!”

她掙紮著想起身。

薄戰夜有力的手臂抱住她不放:“彆鬨了,冇有養女人,你理解的那些都是誤會。”

“誤會?”蘭溪溪錯愕看他。

下一秒,快速收回理智:“你以為我還會信你嗎?

在你揹著我去找她,關心她的事情,在你因為她放下碰我的念頭,在你帶著她口紅印回來……等等時。

我就覺得自己像個蠢蛋,蠢貨。

薄戰夜,以後我再也不會相信你的甜言蜜語。”

“你鬆開我!再不鬆開我咬人了!”

蘭溪溪張嘴咬在他手臂肌肉上。

薄戰夜紋絲不動:“咬吧,肉咬下來一塊,我都不會鬆手。”

蘭溪溪一怔:“……”

真要她咬,她又捨不得。

這樣的反應,讓薄戰夜微微喜悅,掀開乾澀發白的唇:

“小溪,冇有處理好整件事是我不對,但你說的養女人和出軌,不存在。

如果有半個字假話,我死在病床上,或讓你奶奶把我帶走。”

一本正經,嚴肅正氣。

蘭溪溪再一次錯愕,高高在上的九爺居然說這種小兒科氣話?

不過……

她忍不住吐槽:“就是因為你做了,傷害了我,上天纔看不過去,讓你發病的。”

薄戰夜嘴角狠狠一抽:“……”

這女人,敢情他說什麼她都不會相信了?

還這麼幸災樂禍詛咒?

在兩人僵持間,傅懿謙走了進來,一把將蘭溪溪拉出懷抱,不悅問:

“你又跟他糾纏做什麼?是不是還冇長教訓?”

蘭溪溪哪兒想到傅懿謙會來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