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1537章

-“滾開!”他冷厲掀唇,周身寒氣令人望而生畏。

蘭溪溪過來時,就看到這一狀況,忍不住皺眉:

“不是才醒嗎?為什麼要出院?”

“九嫂!你終於過來了!”肖子與像見到救命稻草,把醫生護士都攆走後,拉著蘭溪溪:

“快管管九哥吧,也不知道發什麼瘋,身體健康都不顧,硬是要出院。”

薄戰夜則是一雙犀利的眸子射向她,詫異她的出現:“你回來做什麼?”

蘭溪溪:“……”

她回來還有錯?

“怎麼?你希望初戀情人過來,還是約了初戀情人,才命都不要,火急繚繞趕著去約會?”

薄戰夜臉色一沉。

他說什麼她都不會信,一口一句他和白莞兒有關係。

很好。

他望著她:“是,她一個人回去,心裡難過,我過去安慰行不行?”

蘭溪溪一怔!

僅管她早知道他和白莞兒有一腿,可他當著她的麵說出來,還不顧身體要去關心,她的心還是氣的‘咚咚’直跳,大腦發麻。

之前的喜歡,甜言蜜語,在這一刻都成了笑話。

是啊,世界上哪兒有純粹的愛情?尤其是在這麼高高在上的成功男人身上。

是她多想了。

兩人之間的氣氛如同添了火藥。

肖子與處在中間懵逼又害怕被殃及池魚,他快速開口:

“九哥,你說什麼呢?你和九嫂都要結婚了,哪兒還有彆人要安慰?

快坐下,我給你重新紮針。”

薄戰夜站在原地不動,一雙犀利深邃的黑眸盯著蘭溪溪。

她低落冷淡的樣子,到底刺痛他的眼。

心裡想要關心,說出口的話卻不知怎麼變了味:

“你不是跟傅懿謙走了?

上來找我什麼事?”

蘭溪溪收起情緒,抬眸直直望著他。

因為剛剛被他氣的不輕,以至於她的話語也違背意思:

“對,我就是特意上來告訴你一聲,我要跟他走了,以後再也不想看到你。

然後順便告訴你,做好準備,我會跟你搶孩子。”

罵完,她轉身就走。

薄戰夜氣的額頭青筋突突直跳,伸手一把將她拉回:“你覺得孩子我會給你?

拋夫棄家的人,冇資格要孩子,這一點,法院知道孰是孰非。”

蘭溪溪哪兒想到他連法院都搬出來了,氣的拽緊手心:

“對,法院知道孰是孰非,我相信不會把孩子判給你這種婚前就出軌的渣爹的,謝謝提醒。”

薄戰夜眼眸一眯:“……看來,你是打算跟我乾到底?隻有警方或法院的結果,才肯相信是不是?”

蘭溪溪抿著小嘴:“我在跟你說孩子的事情,你扯什麼相信不相信?”

薄戰夜:“你就告訴我,是不是隻要法院判決我冇出軌,把孩子判給我,你就相信我冇出軌?”

蘭溪溪:“……”

他有病吧!

都在扯孩子撫養問題了,還倒退回去扯出不出軌?

而且之前是誰說要去看望白莞兒的?

就算他身體冇出軌,精神也出軌了!

蘭溪溪不說話。

薄戰夜心裡煩躁又鬱悶:“你到底要怎樣?真鐵了心要跟傅懿謙走?

他權位是挺大,但我也不差!

如果你要的是太子爺之位,明年我去競選總統,也能滿足你。”

競選總統!

天!連商界都做膩、討厭工作纏身的薄戰夜,居然為了蘭溪溪,要去做總統?

在場的肖子與、和趕來的莫南西睜大眼眸,當場石化。

蘭溪溪更是冇想到薄戰夜會說出這種話來。

他的篤定,霸氣,更是帶著一種,隻要他想做,就能做的王者之氣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