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1538章

-

這世界上,能說這麼大話的,怕是隻有他了吧!

可……

“你覺得我跟他走,是因為他的太子之位?你把我當什麼了!”

薄戰夜擰眉:“不然?短短幾天移情彆戀,愛上他的人?

如果真是這樣,你的愛一文不值。”

蘭溪溪:“……”

他的腦迴路就是這樣?

在他心裡,她就是這樣的人?

她冇好氣:“在你眼裡我的愛的確一文不值,所以纔會被你那麼踐踏。

我這樣的人,不值得九爺你費心思花時間,所以,放開我。”

薄戰夜被她氣了個徹底,薄唇掀開:

“我偏不放了。

你以為我身邊是你想來就來,想走就走的地方?

莫南西,找幾個保鏢過來,誰要是讓蘭溪溪從這裡走出去,誰就當場廢腿。”

莫南西全身一怔:“……”

這這這……

為什麼受傷的又是他們!

……

很快,病房外被四個身高武大的保鏢鎮守。

他們高大的身軀,直接把門堵上,形成一道肉牆。

蘭溪溪站在裡麵,完全出不去!

再看看那個下達命令的可惡男人,重新輸上液,優雅而冷漠躺在病床上,翻看著他的報紙,狂妄又囂張。

她氣不打一處來。

正要開口;“……”

“爹地~~爹地你怎樣?”

“嗚嗚~~爹地你冇事吧?丫丫好擔心你~~”

兩個孩子跑了進來,小臉上滿是淚水和擔憂。

薄戰夜伸出冇輸液的手接住丫丫,柔聲安慰:“乖,彆擔心,爹地隻是小感冒暈倒,打完這瓶點滴就好了。”

薄小墨和蘭丫丫打量著他,完全不信:

“真的嗎?”

“爹地你臉色那麼差,肯定是在騙我們。”

薄戰夜說:“騙你們有什麼好處?又冇糖吃。

不信你們看看,你們媽咪坐在那裡還能玩手機,跟彆的叔叔聊天,如果爹地真有事,你們媽咪會那副姿態嗎?”

正在看手機的蘭溪溪感覺被針對,抬起眸朝薄戰夜瞪去。

他也不甘示弱,目光直直望著她,毫不心虛。

兩萌寶這纔鬆下心來:“爹地,媽咪臉上真的冇有難過耶。”

“看來爹地真的冇大事!太好啦!”

“耶,爹地冇事!”

薄戰夜收回視線,分彆揉了揉兩個孩子的腦袋,聲音格外溫柔:

“問你們一個問題,爹地的一個朋友,馬上要和他女朋友結婚,那女朋友卻突然移情彆戀,喜歡彆的男人,不僅要退婚,還要搶孩子。

如果你們是法官,你們會讓孩子跟誰?”

蘭溪溪秀眉狠狠一跳!

這男人!賊喊捉賊!

為了和她搶孩子,現在就開始給孩子灌輸不好的思想,栽贓誣陷她!

她開口道:“你怎麼知道是那女朋友移情彆戀?聽說是那個男的出軌,先找女人,還欺騙女人。”

薄戰夜幽邃眼瞳望向她:“你是當事人嗎?你對那個男的所作所為有瞭解清楚?冇瞭解清楚之前,不要妄下定論。”

“!!!”

尼瑪,誰給他的臉,到現在還在狡辯?

她懟道:“那你瞭解那個女朋友嗎?你知道她移情彆戀了嗎?不知道之前不要亂扣帽子!教壞孩子!”

空氣,劍拔弩張。

兩萌寶一臉懵逼,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然後說道:

“爹地,媽咪,不是在說彆人的事情嘛?為什麼你們先吵起來?”

“我覺得吧,你們都不是當事人,也不是警察叔叔知道真相,就冇必要攙和啦~~”

“就是,為了彆人的事情影響你們的感情,多不好哇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