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154章

-

微博、小藍書、快音……等一係列軟件,全都癱瘓。

與熱鬨氣氛迥然不同的寧靜房間裡,蘭母坐在床邊,投影播放著直播,眼睛發紅的看著輸著液的女兒,聲音哽塞:

“嬌嬌,你聽到了嗎?你現在是公主,是最榮譽的女人,一定要醒來啊。”

“想想戰夜,小墨,我和你爸,哥哥,還有你在製作中的電影,你也不捨得拋棄吧?”

“你醒來,一切都是你的……”

然,不管她說什麼,床上的蘭嬌也安然的躺著,毫無一絲反應。

後一步知道訊息,趕回來的蘭梟,看到這畫麵,雙眸赤紅,拳頭緊握!

明明早上他還送她禮物,生靈活現的和他談笑繽紛,現在卻成了昏迷不醒的半死人!

“是蘭溪溪做的?”

“那個無情無義的女人!”

“我這就去找她算賬!扒了她的皮!”

“梟,等等!”蘭母擦乾淚叫住。

蘭梟停住腳步:“等什麼?當年讓蘭溪溪捐個腎都不肯,現在心狠歹毒害嬌嬌,不扒她的皮丟大海,都難解心頭之恨!”

“梟,我和你一樣的想法,理解你的心情,但……

婚禮和新聞你都看到了,現在需要她替嬌嬌解決那些事情,你放心,等嬌嬌醒來後,冇她的好果子吃。”

蘭梟視線落到投影上,那上麵正放著蘭溪溪和薄戰夜閃亮登場的畫麵,目光越發犀利陰狠:

“嬌嬌要何時醒?”

蘭母提起這個,又是一把眼淚:

“醫生說不確定,有可能幾天,有可能一月,我和你爸擔心節外生枝,特意把她接回家,對外就說是蘭溪溪暈倒了。

你爸也去聯絡國內外知名醫生教授,會儘一切辦法給嬌嬌醫治。”

至於醒來的時間,無法判定……

“我的嬌嬌,真的太命苦了,那個煞星一出現,就出這麼大的事情,早知道當初生下來時,就該把她掐死。

如果她不在,一定不會出現這樣的倒黴事。”

蘭母越說越氣。

蘭梟拳心發出咯咯的聲響。

他走到蘭嬌身邊,握住她的手:“嬌嬌,你一定要醒來。至於你休息這段時間,屬於你的一切,哥都會替你守住。”

“蘭溪溪,休想搶走任何你的東西。”

婚宴持續到下午三點。

蘭溪溪敬完酒,雖冇喝什麼,但加起來也有四五杯。

她腦袋暈暈沉沉,身子也有些發軟:“不行了,我去更衣室休息會兒。”

“我送你。”薄戰夜扶住她的腰,聲音低啞富有磁性。

任何人看來,他們都是最幸福的夫妻。

但這一切,假的可笑。

蘭溪溪嗤笑著搖頭,婉拒:“不用,你看看有什麼需要的地方吧,我想一個人安靜會兒。”

說完,她便推開他的手,離開。

薄戰夜盯著她不穩的瘦弱身姿,放不下心,對身後的莫南西囑咐了句,還是邁步跟上去。

花園裡。

一抹修長溫潤的身姿站於花樹下,拿著手機撥打電話。

是唐時深。

蘭溪溪目光一亮,邁步就要走過去,麻煩他重新幫丫丫進醫院。

結果,一道明豔的身影先一步跑過去,‘吧唧’一聲,湊到唐時深臉上一親,奪走他的手機:

“深深,又在關心你的小女人?”

唐時深溫潤麵色下沉:“誰允許你親我的?還有,溪溪是我名正言順的女朋友。”

吳莉音一笑:“女朋友?我覺得我更像你女朋友呢~~唐總這翻臉不認人的姿態,不輸渣男哦。”

唐時深唇瓣抿動:“你隨隨便便的樣子,也不輸渣女。若再對我用計,我不介意第一次動手打女人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