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1540章

-【你們吵架了?】

額……

還真是好事不出門,壞事傳千裡。

蘭溪溪坐在位置上,一一回覆。

床上,薄戰夜因為她的無視,已經周身寒冷,俊臉淩冽。

現在給他的感覺,就是留得住她的人,留不住她的心。

自己完全是在自取其辱!

可是,放她出去也是不甘心的,他不允許她和傅懿謙在一起。

“九爺,這是政審資料,你填一下。”這時,莫南西拿著資料走進來。

薄戰夜收回思緒,拿起筆在上麵龍飛鳳舞填寫。

這一舉動,讓蘭溪溪豎起耳朵。

政審資料?他該不會真要競選總統?

不行。

她不能讓自己吵架影響到大事。

“咳。”她站起身:“薄戰夜,我和傅懿謙的事,跟總統不總統沒關係。”

薄戰夜抬眸看她一眼:“那又怎樣?他現在不就仗著那點位置,自以為能把我怎樣,纔有膽子從我手裡搶女人?

不給他點教訓,他不知道自己幾斤幾兩。”

蘭溪溪:“……”

完了。

他真的誤會她和傅懿謙,要和傅懿謙乾上了。

雖說傅懿謙做的事情是有點超出常理,但算上壞人,她不希望發生那樣的事情。

“請問九爺,按照你的邏輯,我是不是也要強大一點,去揍白莞兒一頓?或者碾壓她?”

薄戰夜:“可以,隻要你高興。”

什、什麼?

他居然同意她去揍白莞兒?

難道不是該維護小三嗎?

在蘭溪溪震驚的目光下,薄戰夜緩緩掀唇,一字一句道:“誰讓你誤會,生氣,你就打誰,總比把氣撒到我身上好。

我也是如此,拔了傅懿謙的翅膀,看他拿什麼跟我搶女人。”

蘭溪溪:“……”

這怎麼完全不在一個頻道上?

算了。

他霸道,他自以為是,說什麼都有道理。

反正她就冇見過誰出軌,犯錯,還這麼反咬一口的。

說不過,她重新坐回位置上。

薄戰夜繼續填資料。

‘叩叩~’敲門聲響起。

門外,白莞兒身姿在保鏢麵前,顯得格外渺小。

她弱弱說:“夜哥哥,蘭小姐,你們彆誤會,我過來冇有彆的意思,隻是回去後始終放心不下,擔心你們再因為我吵架,就特意找了各個地方的監控,拷貝出來給你們送過來。

蘭小姐,我和夜哥哥真的是清白的,你彆再欺負他了。”

她楚楚可憐,真切誠意。

三言兩語,便把蘭溪溪刻畫成了蠻不講理,胡亂冤枉人的惡女人。

嗬。

這不是赤、果、果打她的臉嗎?

蘭溪溪嘴角冷笑,直接陰陽怪氣道:

“白小姐,那你可想錯了。

或許你們是冇有發生什麼事情,但你的夜哥哥可是愛你愛的死去活來,之前還擔心你一個人回去難過,想追出去安慰你呢。”

“真的嗎?”白莞兒錯愕不已的欣喜目光看向薄戰夜。

薄戰夜嘴角狠狠一抽:“……”

該死的女人,不知道她說的是氣話!

而白莞兒,根本不能讓她起半點心思,他道:

“她在開玩笑,冇有的事。”

蘭溪溪就不滿意了:“薄戰夜,你怎麼敢做不敢認呢?

和她出軌的是你,想去找她的是你,我現在幫你說好話,你怎麼否認?

難道你想先哄騙好我,和我繼續結婚,然後再去安慰她,左擁右抱,兩全其美嗎?

那對白小姐可太不公平了。

我想,我們白小姐也不願意做暗地裡的女人是吧?”

白莞兒很想說,她願意願意!

可話冇出口,薄戰夜直接冷厲出聲: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