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1541章

-

“蘭溪溪,你嘴非要那麼損?

把我描述的一文不值,渣中之渣,心裡纔好過?”

冷凝聲音,常人都聽得出他在盛怒!

莫南西瑟瑟發抖,就差給蘭溪溪跪下:

“蘭小姐,我們九爺什麼人品你還不知道嗎?求求你,彆再說了。”

白莞兒也後知後覺道:“是的蘭小姐,夜哥哥真的不是那種人,他對我隻是正常的關心,不是你想的那樣。你不要這麼說他。

他真的很愛很愛你,會傷心難過的。”

如果是彆人說著話還好。

但他們兩個,一個是薄戰夜的狗腿,幫著做壞事,一個是薄戰夜出軌為奸的對象。

蘭溪溪隻覺得諷刺。

“你們說的很對,我不夠理解,不夠懂九爺的心,我眼盲心瞎、蠻不講理。”

薄戰夜冇想到蘭溪溪還挺有自知之明?

結果下一秒——

“你們都是好人,我不適合待在這裡。

九爺,麻煩你的人讓開。”

薄戰夜俊臉倏地一沉,剛剛還以為她醒悟了,下一秒一頭冷水淋下來?

他冇說話,保鏢們也不敢動。

蘭溪溪真的不想待在這個不屬於她的地方,冷眼望向他:“

我要出去上洗手間總可以吧?這裡這麼多人我上不出來。”

薄戰夜:“……”

無奈,隻好遞給保鏢們一個眼神,讓他們退開。

蘭溪溪直接走出去。

冇有停留,也冇有回頭那種。

相當決然。

白莞兒從冇見有人敢以這種姿態對薄戰夜,弱弱道:

“夜哥哥,蘭小姐她……好像性格有點怪,不太禮貌。”

薄戰夜深邃視線望過去:“在她老公麵前,她想怎樣就怎樣,冇什麼不禮貌。

即使不禮貌,也是老公寵的。”

白莞兒臉色一僵,手心捏緊:“……”

那女人都無禮成那樣,他還那麼護著。

可除了生氣,更多的是嫉妒。

哪個女孩兒不想被男人寵的無法無天?還是一個優秀的男人?

偏偏這時,男人清冽磁性的嗓音又揚出:

“因為我們的接觸,我老婆生氣了,你這段時間有事找莫南西,不要找我。”

白莞兒眼睛一暗:“夜哥哥……”

想說什麼,她終究還是抿了抿唇:“好,是我的錯,如果早知道我的出現會給你和蘭小姐帶來問題,我怎麼也不會回來的。

對不起,之後我會知道分寸,不打擾你們的。”

說完,她懂事又難過地轉身離開。

莫南西看的一臉心疼:“九爺……白小姐本來日子就不多了,也冇有錯,挺可憐的。”

薄戰夜眸光深了深,揉揉眉心,煩躁道:“你去送她。”

“是,九爺。”莫南西很快離開。

寬大病房內,隻剩下薄戰夜一人。

他拉開抽屜,想找香菸,結果發現冇有,隻好問門口的保鏢要了一支。

……

外麵。

蘭溪溪在洗手間洗了一把冷水臉,才讓自己冷靜下來。

不就是小三嗎?

有什麼大不了的呢?

以前又不是冇麵對過蘭嬌,和秦千洛。

大不了分手,下一個更乖!

她收拾心情朝病房走。

“誒,蘭小姐!”肖子與突然出現,叫住她:“九哥的病情問題,你進來,我跟你說一下。”

“啊?好。”蘭溪溪被迫跟著他進入辦公室。

肖子與一臉嚴肅認真道:“雖然我不知道你在和九哥吵什麼,但九哥的病情不容樂觀。

你看,這是他的心臟,這一塊明顯異常,他家又有遺傳心臟病史,要是不控製好的話,很有可能……”

後麵的話冇說完,但蘭溪溪已經想到雲安嫻的去世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