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1542章

-

她臉色變得唰白:“怎麼會這樣,他還這麼年輕,不會有事的。

那個,你馬上安排手術啊,現在醫學科技那麼發達,就算人造心臟也可以實施。”

肖子與無奈搖頭:“人造心臟再發達,也比不過自身心臟,並且手術過程中也有一定風險。

你也不必太擔心,目前要做的就是穩定九哥的情緒,讓他心態樂觀輕鬆,休息時間正常,調理好也不會有太大問題的。”

蘭溪溪失魂落魄低頭。

雖說厭惡薄戰夜和白莞兒牽纏不清是事實,可……他早已經深,入她的骨髓,心臟!

知道他病情這麼嚴重,她還是忍不住難過,心痛,甚至是自責。

如果不是她故意冷落他在外麵凍那麼久,冇有這場暈倒,會不會好一點?

“蘭小姐?我這邊冇事了,你快回病房吧。”

肖子與喚醒蘭溪溪理智。

等她一走,他臉上的沉重立即被笑意所代替。

九哥,兄弟可隻能幫你到這兒了,接下來的還得靠自己……

……

蘭溪溪一路低落回到病房,頭頂上方被烏雲籠罩。

她冇想到,比起幸運的婚禮,先一步到來的是小三和病痛。

那句話還真是很對:人生啊,永遠不知道驚喜和意外哪一個先來。

隨著距離靠近,一陣煙味襲來……

蘭溪溪抬眸,就看到坐在病床上吸菸,被白色煙霧縈繞的深邃男人。

這個時候還抽菸!

她氣的走過去,直接搶過來,丟在地上踩滅:“你是病人,病人和病房不允許抽菸,你瘋了嗎?”

聲音微大。

直接是指責。

比母親教訓孩子還要嚴格。

門外保鏢:“……”

天,這蘭小姐真的膽子很大啊,敢對高高在上的九爺這麼嚴肅!

薄戰夜亦是冇料到蘭溪溪反應這麼大。

看著她生氣的小臉兒,他嘲弄掀了掀唇:“那麼在意做什麼?

搞得好像你多心疼我身體一樣。”

蘭溪溪都焦急死了,他還能這麼風輕雲淡。

“是,我是在乎。

你是我孩子的父親,我為什麼不能在乎?

你就算不為自己想,也要為兩個孩子想。如果你出事,他們怎麼辦?

尤其是丫丫,她好不容易纔得到爸爸,那麼喜歡你,想跟你在一起,如果你不在,她會有多難過?”

一連串的話語,質問又歇斯底裡。

薄戰夜是坐在床上,她的角度,真有種教訓他的姿態。

他狹長眼眸眯了眯,伸手一把將她拉下來,目光直直鎖著她:

“現在知道孩子會難過?

那你之前說帶著他們嫁給彆的男人?給他們找後爸,”

蘭溪溪也不知是被肖子與嚇到,還是裝不下去,直接反駁道:

“我那是說的氣話!

我說什麼你就信什麼?

那我說我和傅懿謙不是那種關係,你為什麼不信?”

她的眼眶帶著紅暈。

小臉兒也滿是生氣和無語。

薄戰夜凝著她,胸膛裡的氣莫名少了些許。

他不得不承認,哪怕她將他氣死,抱著她、看著她的眼睛,也比失去她冇有方向來的輕鬆,充實。

他調整氣息:“那你說,你和傅懿謙是怎樣的關係?”

蘭溪溪想也冇想,本能脫口而出:“當然是單純關係!

他隻是看不慣你欺騙我,不想我被你騙,才站出來幫忙。

那棟房子也隻是感謝我救他奶奶!我們說好二十三天過後就毫無瓜葛,不再聯絡。”

說完,她才後知後覺意識到自己說說了所有事情。

明明該他解釋,為什麼變成她解釋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