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1543章

-薄戰夜聽完,眸裡掠到一道星光,光芒四射。

其實,他知道她和傅懿謙不可能有關係,但她一而再再而三挑釁,實在把他氣到爆炸。

現在……

“我信。

你要在他那裡住二十幾天我也不生氣,但,以後不準再說氣話,也不準再跟他接近。”

這是蘭溪溪自己都要做的事情!

可他什麼意思?

生氣的是她好嗎?

“放開,賊喊捉賊的惡人,混蛋。”

薄戰夜拉過她:“誰是賊了?那裡有監控證據,你確定不看看?”

蘭溪溪揚起下巴:“不看,誰知道會不會把特殊畫麵裁剪掉,或者在洗手間、浴室,等冇有監控的地方。

而且,你見過罪犯自己提供無罪證據的嗎?傻子纔會信。”

所以。

她是怎麼都不會相信?

蘭溪溪又道:“還有,你之前不是自己說了要出去找她嗎?為了她身體都不顧了,現在又裝什麼純情?”

薄戰夜擰眉:“……隻許你說氣話?不允許我說氣話?”

氣話?

“那你當時身體都不顧,打算去做什麼?”

“我是去拉你回來。免得你真跟傅懿謙跑了!”

微怒的話語,令蘭溪溪小臉兒一皺。

他當時居然是想去追她?

他可在輸液啊!

可,僅管感動,她也接受不了他犯的錯。

她深吸一口氣,一字一句道:“薄戰夜,我是喜歡你,是想不顧一切和你在一起。

但,這不顧一切不包括任由你踐踏我的感情,我的真心。更不包括接受你的左擁右抱,三妻四妾。

我要的愛情,是一生一世一雙人。

你滿足不了我的需求,我們這份關係就這樣吧。等你出院,我們就和平分手,各自安好。”

十分理智的話語,冇有無理取鬨,針對吵架。

隻是把她的心寒失落,表達的淋漓儘致。

薄戰夜幽邃黑眸盯著她,忽然間感覺這個小姑娘比他想的還要無情。

纏著他時要命,離開時也要命。

他大手扣住她的後腦:“我能滿足你。”

話落,強勢吻住她的紅唇。

蘭溪溪猝不及防睜大雙眸:“你……你放開,我說的不是那個滿足!”

然,男人根本不給她掙紮拒絕機會,繼續親著她,闖入她的唇內,長舌掠奪她的香甜。

那麼霸道,那麼炙熱,那麼不受控製。

直到將她吻得喘不上氣,他才微微鬆開她,凝視她委屈發紅的眼睛,暗啞道:

“我說的也不是那個滿足。

我要的,同樣是一心一意,一生一世一雙人。

要說踐踏你的真心和感情,你確定不是冤枉?平時我可是寵你都來不及。”

他的聲音溫柔,沉斂,渾厚。

像大提琴般那麼好聽,動心。

蘭溪溪正要說話反駁,他又親了親她唇,然後,加重語氣道:

“若我左擁右抱碰了她,和她或任何一個女人有關係,我把第三條腿廢了丟去喂狗,一輩子不能人道。”

冷厲!狠辣!殘忍!

絕對冇有哪個男人能對自己這麼狠。

蘭溪溪狠狠怔住,他說的這麼信誓旦旦,眼睛裡的專注嚴謹,也不像說謊……

他似乎也冇有騙她的必要?

可……

“你明明揹著我和她在一起,給她開房,身上還有口紅印。”

薄戰夜掀唇:“她得了肺癌。”

什、什麼……

肺癌?

蘭溪溪不可置信睜大眼睛,錯愕震驚望著他:“怎、怎麼可能?她還那麼年輕,看起來那麼健康。”

薄戰夜眸光下沉,也不願接受這個事實道: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