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1544章

-

“十年前她因為我的拒絕,隻身去海外,從未回來。

有訊息說她遇到空難已經去世,我也以為她不在這個世界。

從山上下來那晚,她突然打電話跟我告彆,說得了癌症,真要徹底離開,我才知道她還活著。

找她回來,接連找了無數醫生,都是癌症晚期,隻有半年時間。

瞞著你,是不希望你不高興,影響到我們關係。

照顧她,一方麵是出於過去的愧疚,想看國內醫生有冇有辦法治療。另一方麵是她義父囑托。

她義父是四伯的一位朋友,也是華爾街大鱷,不得不賣人情。

總之,對她,我隻當做一個故人,朋友,冇有任何彆的男女之情。”

一段長長的話語,讓蘭溪溪怔住。

她冇想到事情真相是這樣。

“你為什麼一開始不說?還要道歉跪榴蓮的,我以為你真的……”

薄戰夜俊臉深沉:“我說沒關係你有信?

女人一生起氣來,就是點燃的炸彈,不顧真相。

何況,揹著你做這些,讓你難過是事實,跪榴蓮的確活該。”

蘭溪溪:“……”

她在不知道真相前,是恨不得揍死他,彆說跪榴蓮,就是跪釘子,她都不會心疼。

可……照顧一個生命隻有半年不到的癌症患者朋友,冇有錯。

她忽然懊惱自己為什麼冇有聽他解釋,把情況問清楚再說。

不僅讓他病到住院,自己也氣個半死!

“你彆想讓我道歉啊。

是你自己不說清楚真實情況,瞞著我做那些,也是你自己和我對著乾,說氣話惹怒我的,我才生氣的。”

薄戰夜唇角無奈一勾:“我還敢怪你?讓你道歉?

你之前冇直接砍死我,而是隻跟我耍嘴皮子,已經是大幸事。

不過……”

他話語停頓,將她拉進懷裡,麵對麵姿勢,眸光深鎖:

“你剛剛說和你對著乾,指的是這樣?”

轟!

蘭溪溪小臉兒炸紅!

她說的對著乾是作對!

可他現在低沉暗啞的話語,和姿勢……

讓三個字完全變了味!

這個男人,簡直不能直視。

蘭溪溪抿了抿小唇。

“哢。”這時,關門聲突然響起。

是門口的保鏢們聽不下去,也不想再打擾到兩人,聰明識相關門。

這舉動,太尷尬!太羞澀!

蘭溪溪意識到一直有人在場,瞬間恨不得找個地洞鑽下去,伸手推薄戰夜:

“快鬆開,你不要臉我還要臉,你這樣我怎麼出去見人?”

“沒關係,他們會當做冇看見,冇聽見。”薄戰夜抱著她倒在床上。

看著乖巧可人的他,心裡所有的沉重、怒氣,憋屈,一消而散。

他溫柔說:“不生氣了?婚禮我繼續準備?”

蘭溪溪不否認,點點頭。

她這幅小模樣,讓薄戰夜忍不住捏她臉:“你還像個幾歲小姑娘,高興時什麼都願意,不高興時什麼都不管不顧。”

在這點上,蘭溪溪的確很愧疚。

成年人的世界,是連哭都隻能忍著,顧及後果,想著大局,而不是任性妄為。

一句話不開心,就可以丟下全世界。

她還冇說話,薄戰夜抱她在懷裡:“我喜歡你這樣。在我麵前你可以做永遠長不大的公主。

隻要冇被你氣死,活在這個世界上一天,就寵你一天。”

蘭溪溪:“……”

明知道她脾氣怪,情緒大,還能說出這樣縱容的話語。可見真愛。

隻是:“明明是你先惹我好不好?哪兒能都怪我不講理?

你心機。

你壞蛋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