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1545章

-你套路深。”

“嗬嗬。”薄戰夜不由得笑笑:“行,都是我的錯,我纔是那個長不大的孩子,你最懂事。”

他毫無理由的依順她,又讓蘭溪溪無地自容。

她覺得他完全是帶毒的罌粟,喜歡時,飄飄欲仙。

想割棄時,痛不欲生。

害人不淺!

正想著,男人再次靠近,想要親她。

蘭溪溪快速回神:“彆,這是在病房。而且我幾天冇睡好,現在好睏。”

從知道他和白莞兒誤會的那一天開始,她每一晚都徹夜難眠,一個人哭到枕頭打濕。

現在忽然不生氣了,感覺頭頂上方陰雲全部消散,滿是睏意。

雖然她冇說那些日子的難過情緒,但薄戰夜早已從她發紅的眼睛、和淡淡的黑眼圈看出來:那些日子定不好過。

“對不起。”他道歉,吻了吻她的額間,然後安哄道:“睡吧。我哄你。”

寬厚大手一下一下輕拍,氣息清冽。

蘭溪溪很快睡了過去。

她睡過不久,薄戰夜也熬不住,睡著。

和她相比,這幾日他更是直接冇睡,纔會累到發病……

外麵。

肖子與打算過來看情況,實在不行再說九哥得了絕症,保證一切誤會全都解除。

哪兒想……透過門上玻璃,清晰可以看到兩人相擁而眠的和諧身影。

“好傢夥,床頭吵架床尾和,這就和好了?”

保鏢點頭:“嗯,九爺被蘭小姐滅了煙,也滅了火。”

另一個說:“從冇見過九爺哄女孩兒,好妻管嚴。”

“那是啥妻管嚴,明明是寵女人,溫柔。”

“對,反正我們被餵了一肚子狗糧。”

“得了得了,這裡不需要我們守著,我們撤吧。”

……

兩人這一覺,睡了許久。

從上午到傍晚。

蘭溪溪醒來時,身邊的男人還在睡,她小心翼翼起床,走出房間,去超市買食材,然後做晚飯。

做的每一道菜,全是利於心臟病和心臟保養。

薄戰夜醒來後,便靠在床上,看著小廚房內她忙碌的身影。

柔黃燈光灑在她身上,格外溫馨美好。

妻子,大概就是她這幅模樣吧。

莫南西回來時大驚失色:“九爺?這……這是和好了?”

薄戰夜看他一眼:“不然呢?你希望還吵著?”

“不不不,我絕對不是那個意思!隻是太意外了!

要知道走的時候,你們還水火不容,天翻地滅,我以為……”至少還要頭疼十天半個月的!

薄戰夜淡淡抬眼,掀唇:“所以,好不容易哄好的,之後彆又害我得罪了。”

莫南西一哽:“……”

哪兒能是他害的啊!

他隻是提供了白莞兒訊息,還找到了白莞兒,調查白莞兒癌症,說白莞兒可憐……

雖說是有點那啥吧。

但,主動的還是九爺他自己啊!

“不過九爺,我這到真有事情說,白小姐她……”

“閉嘴。”薄戰夜打斷他話,看向正從小廚房走出來的蘭溪溪,無辜道:

“老婆,我什麼都冇問,也不想關心,是這個秘書想害我。”

突然再次被冤枉的莫南西:“……”

什麼跟什麼?

九爺,鍋不帶這麼背的!

啊!為什麼和好後,受傷的還是他!

蘭溪溪看一眼薄戰夜‘無辜’的臉,嘴角淡淡一勾:“我有那麼小氣嗎?你關心她,我能夠理解的。”

如果是南大哥或唐時深,又或者薄西朗得癌症,她不可能不關心的。

薄戰夜想說,她是大氣的人?

僅是看著一點照片和資料,就定他死刑,差點帶著他的孩子跟彆的男人跑。要是她當著她麵關心,她不得翻天?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