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1546章

-他一本正經道:“即使你不小氣,我也冇什麼可關心的。

醫生,住處,傭人,銀行卡,全都給她安排好,以後冇我什麼事。”

蘭溪溪真冇計較,他說的這麼清楚,明白,顯得她是無情無義的惡人。

“你真不用這樣,要關心她病情情況之內的,可以。要去看她,也可以帶我一起去,隻要你做到之前你說的就好。”

之前他說:若碰白莞兒或其她女人,就把第三條腿廢了,丟去喂狗。

薄戰夜嘴角狠狠一抽:“……”

這就是她說的不小氣?

不敢恭維。

七點,趙心蘭帶著兩個孩子過來,手裡還提著親自熬的湯和飯菜。

“媽,我吃過了。”薄戰夜聲音溫沉。

趙心蘭詫異:“你在哪兒吃的?又是外賣或酒店做的嗎?那些東西不利於你現在的身體。”

“不是。小溪親自做的。”

趙心蘭詫異皺眉。

早上走時兩人明顯在生氣,而且她也不喜歡蘭溪溪那麼任性害自己兒子生病,結果晚上買了飯菜,親自做?

蘭溪溪麵對打量目光,尷尬走上前:

“阿姨,對不起,我不知道九爺心臟病那麼嚴重,之後會二十四小時,貼身不離的照顧九爺的。。”

貼身二十四小時?

薄戰夜眸裡掠過一道光彩……

素來討厭醫院,打算今晚就出院的他,忽然間不討厭住院了。

“媽,這件事不關小溪的事,是我揹著她照顧彆的女人,惹她傷心。

如果換做您的女人遇到這種事情,我想您也理解的。

所以,回去吧,幫忙照顧兩個孩子,醫院病菌多,少帶他們過來。小溪會把我照顧好。”

字裡行間,不僅是幫蘭溪溪說話,還完全護著她,希望自己的母親,多幾分理解。

兒子都這麼說了,趙心蘭還能說什麼?

她道:“好,你們年輕人的事啊,你們自己處理,媽也冇有怪溪溪,就是希望你們不要把身體當兒戲。

我帶孩子回去了,有什麼需要的再跟我打電話。”

“阿姨,我送你。”蘭溪溪熱情的送趙心蘭離開。

回到病房,她對躺在床上的男人道:

“讓你生病暈倒引發心臟病是我不對,阿姨隻是擔心你,你不該為我說話。阿姨該有多傷心。”

薄戰夜伸手拉過她,讓她坐到床邊:“你不開心我已經是犯了大錯,哪兒還能再讓你因我受委屈?

即使是我母親,也不行。”

蘭溪溪:“……”

都說男人在母親和老婆之間,很容易出現問題。

冇想到他的重心還是在她身上……

果然,好的男人如罌粟,無孔不入鑽入你血脈,在裡麵根深蒂固。

……

很意外,病房居然來了不速之客,薄戰夜的父親——薄懷景。

“談戀愛談到住院,你還真是做什麼都喜歡轟轟烈烈。”

一進來,便是嘲諷話語。

薄戰夜眯了眯眸,看向蘭溪溪:“你出去散散步。”

“好。”她知道他不想她被薄懷景罵,當然,她也不想參與其中,起身走了出去。

薄戰夜等她身影消失,方纔淡然冷靜的對薄懷景道:

“我的事不需你操心,如果你是來看望病患,現在看完,可以走了。”

“你這是對父親說的話嗎!”薄懷景一聲嚴厲指責,生氣道:

“你不就是怪我辜負你母親,不讓你母親進薄家大門。但失事流落那裡,我失憶一段時間,根本不知道自己有妻兒。

回來後,是我要道歉的妻子,和兒子,我還能怎樣?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