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1547章

-如果是你,你現在因為失憶忘記身份,和彆的女人發生關係,你記起來以後,還會對她負責?和蘭溪溪分手?娶那個女人?”

薄戰夜眼眸一暗。

大約三秒,他抬起眼睛,與他直視:“我不像你,即使失憶,也不會碰彆的女人。

在未知自己身份情況前,和任何一個女人發生關係,也是不負責。

所以,彆認為自己無辜。”

“你!”薄懷景被氣的暴跳,偏偏還找不到話語反駁。

他咬了咬:“我的事情已經過去了!我這次過來,是想告訴你,白莞兒做了華天翔的義女,身上有華天翔的全部財產,你必須娶她。”

薄戰夜眉心狠狠一跳:“你說什麼?”

“你冇聽錯,我讓你娶白莞兒。

她當年救了華天翔那個孤寡老人,華天翔將全部財產壓在她身上,臨終前有留下遺言,誰若娶她,他的財產就給誰。

你應該比我更清楚華天翔的財力地位,富可敵國。娶了她以後,你的地位和我們薄家能更上一層樓。”

薄戰夜被這一堆荒謬的話語氣到,冰冷眸子直射薄懷景:

“當年白莞兒隻是普通女孩兒,身無錢財,你們是怎麼對她?逼她離開我的?

現在,就因為她身上有財產,又讓我娶她?你不覺得很可笑?”

薄懷景懶得跟他廢話,義正言辭道:

“人不就是這樣,隻有有意義,有價值,才能得到自己喜歡的東西。

她白莞兒當年身無一物,拿什麼配你?現在有地位有錢財,能嫁給你理所應當。

你當年不就是想跟蘭嬌取消婚約,和她在一起?現在成全你還不樂意?”

薄戰夜嘴角冷笑。

這個世道的確如此。

隻有足夠優秀,才能被人看得起。

但父親的言行,還是讓他感到噁心。

“我現在有小溪,不可能娶她,你取消這個好心吧。”

哪兒想,薄懷景一聽蘭溪溪,直接暴怒:“蘭溪溪蘭溪溪,又是蘭溪溪!

你看看你被她害成什麼鬼樣子了,你還不知道及時止損?

而且你已經三十歲的人,還那麼幼稚隻談感情,你知不知道婚姻要門當戶對?雙方平等?

她一個戲子,要地位冇地位,要脾氣一大堆,根本不配給你提鞋。

你那個婚禮,就算準備好,我也會給你砸了,她那種身無背景的普通人,這輩子彆想進薄家的大門。”

薄戰夜俊臉覆上寒霜:“她不需要進,我也不會回去。”

“你……!”

“很好,你是擺明瞭要跟我作對是嗎?那你就看看她不知好歹,冇有自知之明嫁給你,會遭遇什麼。”

薄懷景放下狠話,轉身直接走人。

在樓下,剛好碰到在綠化區散步的蘭溪溪,他直接道:

“蘭溪溪,小九當年愛的是白莞兒,現在白莞兒回來,你最好有自知之明,不要阻礙他的幸福。”

蘭溪溪一怔:“……”

印象中,薄懷景哪兒是這麼為薄戰夜好的人。

“您也說了是當年,他現在愛的是我。”

“是嗎?”薄懷景冷冷道:“你進過小九在老宅的書房嗎?看到裡麵放的東西了嗎?

當年白莞兒送他的畫,至今在裡麵,儲存完好。

還有,你住那個民宅,也是白莞兒的,他一直小心翼翼維護。

他根本就不可能忘記白莞兒,也一直深愛著白莞兒。”

蘭溪溪心臟被利刀一刺!

還留著白莞兒送他的畫?

那個民宅,她更知道是他的逆鱗。

不過,誰年輕的時候還冇有一點回憶?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