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1548章

-

她極力讓自己淡定,可話冇出口,薄懷景又道:

“知道小九為什麼喜歡你嗎?

你冇發現,你和白莞兒很像?

你們一樣窮,一樣年輕,一樣單純不諳世事,揣著喜歡就可以為他付出一切,變著小花樣討他喜歡。

甚至,你們從來不要金錢,地位,物質。

小九常年處在家族和商場的勾心鬥角中,喜歡的就是這樣的品質。

所以,他當初喜歡上白莞兒,後來喜歡上你。

你,隻是白莞兒的翻版,影子,替代。”

一字一句,宛若利刀。

如果說,白莞兒的出現是一把刀,那薄懷景這番話,就是一隻大手,拿著那把刀,狠狠,插、進她心臟。

插得毫不留情,毫不手軟,直達心臟深處。

她的確被痛到了。

這世上,冇有誰會喜歡做影子,更不想成為替代。

但,再不好的情緒不會在薄懷景麵前表現出來,她深吸一口氣,咬了咬牙,說:

“薄老爺以為自己很瞭解九爺?以前可從冇見你做過負責任的父親,現在裝作一副關心的樣子做什麼?

你,是我見過天底下,最差勁的父親。”

“你!竟敢對我如此無禮!”

薄懷景心裡對蘭溪溪的厭惡愈發濃烈,他嗤之以鼻:

“你以為你還能笑幾天?小九對白莞兒感情那麼深,即使跟你結婚,也絕對會因為白莞兒再跟你離婚。

另外,我真不明白你是什麼臉皮。

你知不知道小九即使不工作,賬戶每天都有數以億計的進賬!薄氏集團還是隸屬於他的。

他是帝都乃至帝國最有價值的男人。

而你,身無一物,農村出來的野孩子,要學問冇學問,要家世,爸媽不認,一窮二白,居然有膽量嫁給小九?

純心是螞蟻稱重,不知道自己幾斤幾兩。”

蘭溪溪:“……”

“彆以為我跟你說這些是嚇唬你,看不起你,你們這樣的婚姻,就算走到一起,以後也是麻煩不斷。

癩蛤蟆想吃天鵝肉,麻雀還想變鳳凰!”

薄懷景罵完,狠狠瞪了眼蘭溪溪,邁步走人。

他毫無禮貌,且粗俗話語飄蕩在空氣中,還富有迴音。

蘭溪溪怔在原地。

以前,她特彆清楚這些距離,深知薄戰夜是高高在上的神,不容沾惹。

可……隨著他的愛和交往,她漸漸感覺他也是普普通通的人,忽略那些關係,認為隻要相愛,一切都不是問題。

而或許是蘭嬌原因,她給大家的印象也很好,大家不再計較這個問題。

這是許久之後,第一次有人站出來指責她的身份,家世,心裡怪難受的。

因為,這無從改變。

暗處。

喬凡眉頭皺的很緊:“太子爺,那個老東西居然辱罵小姐,要不要給點教訓?”

傅懿謙冷著臉。

他從薄懷景在病房時就聽到那一係列的諷刺和辱罵,恨不得站出去扭斷他的脖子。

此刻,他出口聲音帶著從未有過的怒氣:“教訓自然是要。但不是現在。”

“啊?太子爺?這是什麼意思?”

傅懿謙道:“老東西不就是嫌棄溪溪窮,冇有家世?

我要讓他在薄戰夜娶了白莞兒後,得知溪溪是總統府公主,氣死他。”

喬凡:“……”

殺人不過頭點地。

太子爺這是誅心!

妙!

“誒,太子爺,你去做什麼?”喬凡看著突然朝外走去的傅懿謙,很是不解。

傅懿謙冷聲道:“現在不能收拾大的,還不能收拾小的?”

他絕不允許蘭溪溪受委屈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