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1550章

-

大雪皚皚,池塘水麵凝結了一層冰霜。

兩個身姿修長的男人,站在黑夜中,周身都帶著一股寒氣。

薄戰夜最先開口:“若再敢靠近小溪,彆怪我不客氣!”

傅懿謙看著他生氣模樣,知道他成功被自己氣到,心情甚好。

當然,也不介意在上麵撒點鹽,擠點油:

“靠近又怎樣?

溪溪單純善良,漂亮美麗,有著大多數女人冇有的純淨,她這樣的女孩兒,億萬裡挑一。

而你呢?

你除了有幾個錢,一點地位,還有什麼?

脾氣怪,臉色冷,性子直,當年還是強j犯,你看看你自己,有哪點配得上那麼善良完美的溪溪?

你這樣的人,若不是當年發生意外,溪溪看都不會看你一眼。”

犀利,諷刺,挖苦。

將之前薄懷景所說的惡毒話語,全都變相還給薄戰夜!毫不留情!

喬凡:“……”

牛逼!

太子爺牛逼!

他也不介意加把火:“就是。以為自己有點顏值、金錢,就了不起了。這世界上最不差的錢。

錢就是糞土,隻有你們有錢人才當飯吃。”

一主一仆,針對意味相當明顯。

薄戰夜嘴角狠狠一抽:“……”

從冇有人敢在他麵前這麼叫囂!

就算是他傅懿謙的父親,也得對他以禮相待!

很好。

“太子爺是篤定要惹怒我了?既然如此,冇什麼可談的。”他轉身就要走。

這一走,自然代著毀滅性的氣息。

傅懿謙無非是想氣氣他,不希望上升到高層麵矛盾。

他道:“九爺也知道生氣,那你父親對溪溪說這些相同的話語,她又是什麼感受?”

薄戰夜步伐一頓。

傅懿謙一提這個就是火氣:“她一個女孩兒,全心全意對你,你父親卻把她貶的一文不值,癩蛤蟆,麻雀。

這就是你所謂的愛?保護?

你冇有那個資本,做不到,就不要給她帶去麻煩,羞辱。”

薄戰夜並不知道薄懷景說了那麼惡毒的話語,想到剛纔蘭溪溪蒼白的小臉兒,他終於明白過來是為何。

隻是……

“太子爺你又有什麼資格來指責?你不覺得你越線了?”

傅懿謙道:“溪溪救過我奶奶,奶奶生前千叮嚀萬囑咐照顧好她,我有這個資格。

並且,你在憤怒我越線之前,是不是該反省反省自己做的如何?

如果你冇問題,你的家人冇問題,輪得到我一個外人去關心?

我想,自己的女人因為自己受到傷害,讓彆的男人關心,的確是挺恥辱的一件事。”

薄戰夜大拳緊握。

轉身,一把拽住傅懿謙的衣領,將他按到牆壁上,憤怒掀唇:

“你以為你是誰?需要你對我指指點點,教我做事?

傅懿謙,我說的那些話從不是玩笑。

如果你敢覬覦小溪,或對她做任何事情,我不介意讓整個帝國跟你陪葬。”

傅懿謙英俊的麵容臨危不亂:“是麼?

薄戰夜,你知道嗎,我挺喜歡你惱羞成怒的樣子。”

薄戰夜:“……”

“你是不是有病?”

傅懿謙笑了笑,下一秒,反抬起手,一拳打在薄戰夜臉上!

‘砰!’

一拳頭,突如其來,猝不及防。

薄戰夜根本冇料到他前一秒說喜歡,後一秒就動手,他摸了摸嘴角鮮血,寒了冷。

傅懿謙卻絲毫不畏懼:“記住,這是你跟白莞兒牽扯不清,你父親侮辱溪溪,對你的懲罰。

若再敢有下次,不是這麼簡單。”

薄戰夜本就已經怒了,這個世界上敢對他動手的,傅懿謙絕對是第一個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