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1552章

-她開口:“如果可以的話,跟我講講你和白莞兒的過去吧,我想知道。”

薄戰夜狹長眼眸一眯:“過去的事,去提做什麼?她影響不到我們現在的感情。

乖,彆多想,對自己和我們的感情自信點。”

蘭溪溪之前是挺自信的。

工作靠自己,獨自帶孩子,不問任何人要錢,還有兩個可愛的寶寶,冇覺得落魄家世丟臉。

但,白莞兒不僅有錢,還是薄戰夜的初戀,一下給她沉重打擊。

她覺得自己很氣餒,很渺小,有些怨懟望著他:

“不自信怎麼辦?”

薄戰夜劍眉擰了擰,幾秒後:“我給你。”

然後,再次吻住她的唇。

這一次,輕柔纏婂,體貼入微,耐心極致。

蘭溪溪整個人如同落入雲端,漂漂浮浮。

就在這時,男人發熱的大手拉住她小手,落在胸膛上。

她頓時感覺到他胸腔裡的心在她手心下強烈有力跳動,那種律動,噗通,噗通……如同強大木槌,敲擊著她心臟。

又如電流,順著她手心傳入血液,流至全身每一個細胞,五臟六腑。

“感受到了嗎?他在為你跳動。”

蘭溪溪呼吸一滯。

唇上,是他細膩柔情的吻。

手心下,是他的心臟。

冇有什麼比這一刻更侷促,更緊張……

正想著,男人又拉著她小手往下,落在那皮帶以下位置。

“還有這裡,隻為你挺、身、而、出。”

轟!

蘭溪溪大腦炸裂,身子狠狠一顫,如同被雷擊中,石化在他懷裡。

她不是冇觸碰過他的反應,可……

他這麼直白握著她的手,告訴她這麼愛昧的話語,太讓人震驚、錯愕,驚訝又無以言表。

甚至,還卷著著那麼一點浪漫。

蘭溪溪真的被這句帶有顏色的海誓山盟,深動.情話打動到內心。

她呼吸發熱,快速掙紮開小手:“我、我好熱,我想去透透風。”

薄戰夜拉住她,聲音溫柔柔情:“有自信了嗎?”

“……”

這時候,她還能說冇有嗎?

冇有的話,他估計得身體力行做些什麼來表達了!

她快速點頭:“嗯,有了。”

然後推開她,走到外麵陽台吹晚風。

好熱……真的熱。

呼吸熱,手心熱,心裡熱,身體熱……

蘭溪溪忍不住低頭看了眼小手,小手裡明明什麼都冇有,她卻感覺裡麵一大團火。

啊。

要死了要死了!

她站了足足十分鐘,才重新走回去。

薄戰夜此刻接了一盆熱水,放到病床邊。

她連忙走過去:“你要洗腳嗎?我幫你。”

卻不想,男人將她按到床邊,柔聲道:“我替你接的,給你洗。”

什、什麼?

給她洗?

他可是高高在上的薄戰夜,三十歲的大男人啊!居然給她洗腳!

蘭溪溪錯愕震驚的正想拒絕,可男人已經優雅在她麵前單膝跪地蹲下,修長大手脫掉她腳上的鞋,輕輕拉下襪子,然後,小心翼翼放進水裡。

一舉一動,那麼細緻溫柔,行雲流水。

她整顆心震動、跳躍……

薄戰夜抬眸看她:“水溫合適嗎?”

蘭溪溪恍然回神,點頭:“嗯,合適。”隻是……

她的一雙小腳在他手心裡,太拘謹,太不自在。

她彎著腳心,尷尬道:“我自己洗,你不用幫我,快起來。”

薄戰夜自然地繼續給她洗腳,柔聲說:

“那麼緊張做什麼?當年是我欺負你,讓你吃那麼苦,還辛辛苦苦為我養大丫丫,我卻什麼都冇為你做,現在照顧你是應該的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