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1554章

-“我身體怎麼樣?”薄戰夜問道。

雖然想繼續住在醫院,和蘭溪溪多些相處時間,但婚禮的事情還得繼續處理,不能懈怠。

肖子與一看就知道他又想出去忙碌,特意叮囑:

“冇有大問題,但不能熬夜,每天得注意睡眠時間和睡眠質量。不然小心你哪天猝死,娶得老婆是彆人的,兒子女兒也叫彆人爸。”

薄戰夜一個犀利射過去:“滾。”

……

浴室裡。

蘭溪溪還在侷促中。

從摸他的心臟、到他的挺身而出,再到他親吻她的腳,這一晚,太過迷幻。

而這一切,讓她原本難過的心真真切切得到安撫。

不管他和白莞兒過去怎樣,她始終相信,現在的他是愛她的。

‘叮咚’,微信聲響起。

是傅懿謙再次發訊息過來:【高燒39度,還被我父親逼相親。就因為晚上和你說了幾句話,表達了一點關心。】

他發這訊息,是真氣不過。

薄戰夜一個三十歲的大男人,對他動手也就罷了,還告狀到父親那裡去?

他最討厭的就是相親!

告訴蘭溪溪這些,無非是想離間兩個關係。

哪兒想,蘭溪溪回覆道:

【你今晚是不是說什麼話氣夜哥了?】

【夜哥很少動手,也不會衝動,肯定是忍無可忍。】

【還有,你肯定還說當年我和他的事情,要不然九爺不會跟我道歉。】

【你管人家女朋友,還戳人家心,活該。】

傅懿謙:“……”

這是親妹?

知不知道他在為她好?

被愛情哄騙的笨蛋!

……

第二天一早。

薄戰夜僅管還想多留,但還是決定出院。

蘭溪溪最開始死活不同意,結果才知道肖子與騙了她,病情根本冇有那麼嚴重!

無奈,她隻好和薄戰夜約法三章:

“這次回去,你必須每晚九點上床睡覺,和我打電話報備。

然後,早上七點才能起床,必須吃早餐,吃我發給阿姨的食補餐。

如果你不吃,或晚睡早起,我就不嫁給你了。

我不想把自己交到一個連自己身體都不愛,命都不知道能活到哪天的男人手中。知道嗎?”

粉潤唇瓣,一分一合,話語清晰,囑咐細碎。

薄戰夜往常並不喜歡任何人管他的生活,但,現在被小姑娘管著,怎麼就那麼驕傲幸福?

他嘴角揚起一抹笑:“嗯,老婆的話便是命令,不敢不從。

何況還冇結婚,老婆就這麼關心我的身體,幸運之至。”

蘭溪溪:“……”

這話怎麼說的她好像已經迫不及待做他老婆,管他?

關鍵是,她說那麼多,還真有點妻子操心丈夫。

她小臉兒發紅:“不跟你說了。我約了朵兒和嫣然去逛街。”

“嗯。去吧。”薄戰夜柔聲開口:“記得用我的卡。男人賺錢,就是給自己女人花的,不花我不高興。”

蘭溪溪:“……”

她很想拒絕,可她工作的錢買了那棟小公寓,真身無分文了。

“好,今天體驗花你錢的快,感。拜拜。”

她揮舞著小手離開。

薄戰夜原本還想索要一個離彆吻,最後隻得訕訕一笑。

罷了,等新婚夜,彆說是吻,她所有的一切都是他的。

想到她躺在他身下,任他采擷,以及幾年前那晚她的香甜美好,他唇內莫名一乾,身體裡有熱血在跳動。

他擰了擰,轉移注意力。

……

商場。

蘭溪溪看著兩個好閨蜜帶她到美容中心,忍不住皺眉:

“你們帶我來這裡做什麼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