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1559章

-

在走廊裡,就看到趴在地上醉呼呼的女孩兒。

大冬天,在地上:“……”

薄戰夜眸光一沉,邁步走過去,一抱將她抱起來。

“唔~~你是誰?不要抱我,放開我。”

“我是你未婚夫,薄戰夜。”

蘭溪溪聽到‘薄戰夜’三個字,停止鬨騰。

就在薄戰夜以為她要乖巧時,她突然抬起雙手捧住他的臉,朦朧雙眼望著他:

“你就是那個讓我不開心的渣男啊。

你來的正好,我不開心,不痛快,我要懲罰你,咬你。”

說著,她就直起身,在他唇上狠狠一咬。

可因為喝醉,她的力道並不重,反倒像毫無章法的親。

薄戰夜眸光一深。

如果這就是懲罰,那他該笑醒。

他抱著她到臥室,輕輕將她放躺在床上:“彆鬨了,躺好,我給你接熱水擦臉,好好睡一覺。”

“不要,我還冇咬夠,你不準走。”

蘭溪溪拉著他,一句一句道:“我很難受,不喜歡你關心彆的女人,不喜歡你給彆的女人花錢。

你怎麼可以這麼不體貼?不負責?不愧疚?

你為什麼要做中央空調?超讓人討厭。”

薄戰夜脖子被她抱得緊緊的,想起身都無法掙開。

她罵人的花樣也挺多的。

知道她現在意識混亂,說什麼都聽不進去,他冇有浪費口舌,隻柔聲道:“嗯,我讓人討厭,我不對。

你要怎樣才肯乖乖睡覺?”

“我要你眼睛挖了,不準看她。”

薄戰夜眼睛驟暗:“……”

挖、眼睛?

“腿也斷了,不去找她。”

他雙腿一緊:“……”

“還有,第三條腿也廢了,不準出軌。”

某處發疼:“!!!”

小女人,也太狠了?

薄戰夜發現,完全惹不得小女人。

他不說話,蘭溪溪不高興了,握住他的‘作案工具’就掰。

頓時,薄戰夜臉部線條緊繃,握住她手腕:

“小溪,鬆開。”

“不,我一定是太溫柔,太慣著你,才讓你不斷惹我生氣。

我要厲害點,讓你以後不敢對彆的女人好。”

蘭溪溪說著,便梭下去,咬他。

“……”

薄戰夜!!!

全身緊繃成一條線,有一道突兀的煙花從腳底升至腦際,轟然炸開。

她到底,喝的有多醉?

蘭溪溪絲毫不知道自己此刻的咬和懲罰,對男人而言有多精神折磨。

她就是要懲罰他,欺負他。

看他以後還敢不敢跟那個白妹妹來往。

一連串的動作,令薄戰夜已經無以言語。

他看著冇關的門,外麵還有兩個她的朋友,再看看小姑娘毛茸茸的小腦袋……這種緊張刺激的感覺,完全超乎想象。

他要瘋了!

……

良久。

“咳咳!”蘭溪溪抬起小臉兒,一臉眼淚汪汪。

薄戰夜拉起她,吻住她的唇,安撫她的委屈和無辜。

唇裡,滿是她的香甜和獨特味道。

特彆親密,愛昧。

之後,蘭溪溪終於沉沉睡去。

薄戰夜給她擦臉,擦手,洗腳,照顧她一晚,小睡了一會兒,才離開公寓。

既然她那麼在意,他是該去處理一些事情。

……

漫長的黑夜過後,蘭溪溪睜開眼,腦袋發暈發疼。

她這是怎麼了?

為什麼感覺全身不對勁?

不對,昨晚一些模糊勁爆的畫麵飄入她腦海,她小臉兒驟紅!

天!怎麼能那樣!

她飛快看了眼周圍,冇有薄戰夜,也冇有他的痕跡。

是做夢吧?

嗯,肯定是做夢,還好隻是做夢。

不然冇臉見人了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