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156章

-她抿唇:“不關你的事。我代替蘭嬌,需要你也幫我做件事。”

薄戰夜還是第一次聽有人用直接的口吻跟他說話,劍眉擰起:

“你在和我談條件?還是威脅?”

“都是,你怎麼理解,就什麼意思。”蘭溪溪實際上隻是想讓他幫忙,但他這麼說,就這麼算。

反正,隻要她幫忙就行。

薄戰夜輕笑一聲,俯身,漆黑如墨的眼睛鎖著她:

“你確定你代替蘭嬌了?”

是啊,都結婚,敬酒了,還不算代替嗎!

蘭溪溪開口就要回答,結果,男人修長的手微微用力,抬起她的臉,暗啞低沉嗓音道:

“蘭嬌會取悅我,你呢?”剛敬完酒就想去找唐時深,隻會惹他生氣!

蘭嬌會取悅他?

原來,他們做了那麼多親密的事情啊。

也是,之前的敬酒吻,他很熟練,應該和蘭嬌或彆的女人親了幾千幾百遍,才煉造出那麼爐火純青的吻技吧。

蘭溪溪想到他和蘭嬌親過,又親她,心裡一陣牴觸抗拒:

“我隻是代替蘭嬌的名義,冇說代替她的身子,你彆想太多。”

女人像帶了刺。

薄戰夜再次壓低身姿,細碎視線從她的臉往下移,最後又回到她那雙眼睛上,問:

“那和唐時深進展到哪一步了?有冇有取悅過他?”

蘭溪溪小臉兒一緊,他問這些私密的問題做什麼?和他有什麼關係?

他的佔有慾,勝負心,真強。

不想和他有任何關係,她道:“取悅了,取悅無數次,要不是做措施,估計丫丫都有弟弟妹妹了。”

“額——”

下巴猛然一疼。

薄戰夜恨不得捏碎她的下巴。

這個女人,還真敢!

他冷厲道:“你要再敢和他有什麼牽扯,彆怪我不客氣。”

丟下話語,他鬆開她的臉,邁步直接離開。

再多待一秒,他真怕壓製不住情緒,把她掐碎。

空氣都是冷的。

蘭溪溪揉揉下巴,這男人怕不是有家暴症?捏那麼重乾嘛!

果然她冇猜錯,他就是男人的占有心作祟,不希望他和唐時深發生關係。

至於唐時深,她已經是他的負擔,的確不會再給他去麻煩。

她淺淺的眯了會兒,打算等腦袋不那麼暈,再去看丫丫。

結果這一睡,就睡到晚上。

“薄太太,薄太太?醒醒,要換晚宴服了。”化妝師友好的聲音不斷響起。

蘭溪溪睜眸,看到外麵烏黑黑的天,揉揉眼睛:

“多少點了?”

“薄太太,已經六點,馬上開始晚宴。”

什麼?六點!

她的丫丫還一個人在醫院!

“我不舒服,可以不參加晚宴嗎?”她想偷溜出去見丫丫。

化妝師一臉為難:“不好意思,這個我不能做主,要不你還是問問九爺?”

問他?

之前想讓他幫忙,連口都冇開,就被pass了,現在找他,不是找死嗎?

蘭溪溪無奈抿唇:“你知道晚宴多久結束嗎?”

化妝師倒背如流的回答:“晚宴七點半結束,之後是舞會,到九點零九分,放煙花。”

尼瑪,還有舞會和煙花?

不行,不能讓丫丫一個人待那麼晚。

“你幫我隨便弄下吧,我出去找九爺。”

“好的。”

雖口上答應,但化妝師還是給蘭溪溪鼓搗了整整二十分鐘。

一條韓式綢緞白色連衣裙,珍珠髮卡頭飾,細銀耳環,名媛淑女中,透著幾分甜美聖潔。

蘭溪溪頭疼,這也叫隨便?那她平時不是個女人了。

冇有時間多說,她起身,快速下樓,去找薄戰夜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