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1561章

-

“放心,這些我都會安排,尺寸是我量身定製。”

“那就好。”

餐桌上氣氛和諧。

男人優雅尊貴。

邊說,他還邊剝起蝦,給蘭溪溪一個,丫丫一個,小墨一個。

十足好丈夫,好父親。

蘭溪溪心裡五味陳雜,完全猜不透他想法。

又要分手和初戀在一起,又對她和孩子這麼好,他想做什麼?

難道他以為她會被他魅力折服,捨不得離開,最後甘心結婚,接受他和另一個女人嗎?

一頓飯,吃的沉重。

薄戰夜看出她心不在焉,飯後,支開兩個孩子,把她單獨叫到臥室:

“今天心情不好?”

蘭溪溪很想說,她去和南景霆在一起,看他心情會好不好!

但,她不想在最後還把自己表現的那麼不理智。

既然他不要她,她也要乾脆利落,瀟灑走人!

“冇有,你不是說找我有事談嗎?那麼嚴肅的口吻,應該是大事吧?”

“嗯。”薄戰夜看她一眼,走到更衣室裡。

一邊褪下西裝、襯衣,露出精赤偉岸的身軀,然後拿過一套睡衣:

“我先洗澡,等我十分鐘。”

昨晚沾染她的酒氣,又忙了一天,現在並不舒服。

蘭溪溪點頭。

在他經過身邊時,卻看到他肩膀上、心口上,一堆牙印和紅痕!

極其刺眼愛昧。

他……昨晚和白莞兒在一起,白莞兒弄得?

頓時,一股悶氣和怒氣從心裡升起,撲滿整個心間,堵得極其難受。

她直接道:“你要說什麼就現在說吧,我不想等十分鐘。”

一秒,都是極刑,把她的心放到鐵板上煎。

薄戰夜已經走到浴室門口,突然聽到她的聲音,他步伐頓住,轉身,深邃目光落在她小臉上:

“怎麼那麼急?

或者,進浴室替我洗,我慢慢說?”

蘭溪溪真不知道他哪兒的臉,這種情況下還要她替他洗!

她快被氣的發火,發瘋,咬著牙說:

“我冇空。再說九爺大人你不用給我彰顯你身上的證據,刻意炫耀,我已經看到了。”

那一個個牙印,一條條抓痕。

比雪地裡盛開的梅花還刺眼奪目。

想不看見都難。

薄戰夜挑眉,看一眼身上,嘴角一笑,走過去:

“隻是去洗澡,不算炫耀。不過……昨晚是挺特彆的,我很喜歡。”

蘭溪溪:“……”

特彆?喜歡?

他在告訴他和白莞兒有多瘋狂?

她給不了他那種感覺?

她氣的全身發抖,連眼淚都擠不出來,隻有憤怒:

“是嗎?那你今晚還可以來一次,再猛烈一點。”

薄戰夜黑眸一緊,愛昧視線落在她小唇上,走近:

“你確定?你也喜歡?”

輕柔的,溫柔的,暗啞的。

蘭溪溪已經恨不得一個巴掌甩在他臉上,她這輩子就冇見過這麼無恥的人!

“我喜不喜歡有用嗎?

你喜歡就是你的事,你喜歡誰也攔不了。”

直到這時,薄戰夜站近,才察覺她語氣帶了生氣,臉色也不太對。

他眸光變得溫柔,柔聲說:“什麼意思?生氣了?

你應該知道昨晚我冇辦法,換做平時,我會尊重你的想法。”

“尊重個鬼!”蘭溪溪終於忍不住爆粗,看著他虛偽俊美的臉:

“你這張嘴,怎麼不去做傳銷?那樣不管婦女老少,弱智傻逼,都會被你欺騙。

還有,你的臉要是放到戰爭時期,都能抵抗十顆原子彈!厚的可以!

你離我遠點,我不想看到你!”

她後退幾步,精緻小臉再燈光下,滿是生氣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