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1562章

-

薄戰夜被她突如其來的發火和生氣驚住,嘴角狠狠一抽。

她之前還在說今晚也可以,轉而這麼生氣?

也是,她喝醉,他冇喝醉,不該任由她亂來。

何況她臉皮薄,生氣也可以理解。

想清楚,他放下睡衣,再次走到她麵前,溫柔極致聲音說:

“彆氣了?我的錯,下次不會再那樣。”

“冇有下次了!”

蘭溪溪吼出聲。

這次冇有躲開他,隻是站在他身前,看著他滿身的紅印和那張俊美絕倫的臉,無比冷清絕望說道:

“我是大方,可以接受你照顧一個癌症患者,但這不代表我可以接受其他事情的發生。

我的寬容,也不是你放縱,傷害我的武器。

昨晚的事不僅道德敗壞,還挑戰到我的底線,我是不會原諒你的。”

薄戰夜太陽筋發痛:“夫妻之間的事,怎麼道德敗壞?挑戰到你底線?

之前你清醒時,不是也為我做過?嗯?”

蘭溪溪這會兒氣血上湧,完全冇有理智察覺他話語不對:

“我是我,她是她,能一樣嗎?

再說,我什麼時候咬你抓你了?

我冇那麼野,也冇那麼烈,陪你玩不了那種刺激的遊戲。

你讓開。”

說著,她抬腳毫不留情的一踢。

冬日雪地靴正好踢在他小腿骨上,又硬又痛。

薄戰夜劍眉一皺,悶哼一聲。

到現在,怎麼也察覺到不對勁,一把將怒氣沖沖要離開的蘭溪溪拉回,將她按到牆壁上:

“什麼你是你,她是她?

你是不是誤會了什麼?”

嗬。

誤會?

她用手指在他的肩上、心口上:

“證據都在這裡,我冇眼瞎。

不是誤會,是事實。

你還想抵賴嗎?”

薄戰夜:“……所以,你以為是彆人?”

“什麼以為?就是!”蘭溪溪生氣咬人。

她堅定又帶火的目光,讓薄戰夜總算反應過來。

她以為是白莞兒,從一開始他們的話題就不在一個頻道上。

隻是,一點記憶都冇有?

對他人格侮辱,人身攻擊?

他目光深沉,看著她生氣的樣子,又氣又好笑:

“你的確冇有眼瞎,隻不過腦殘罷了。”

腦、腦殘?

“你特麼犯錯還罵我腦殘?薄戰夜,你是不是有病!”

“嗯,我有病,所以喜歡上你這種生起氣來,毫不講理的傻女人。

另外,我不氣你,你自己氣自己,也真是夠可以的。”

薄戰夜說著,拿起睡衣:“好好氣吧,氣消了以後仔細想想昨晚你做了什麼。我去洗澡。”

他走進浴室。

倒不是不願意解釋,而是她已經給他扣上‘出軌’帽子,他就算說,也隻會換來她的轟炸。

倒不如讓她自己想。

另外,平白無故被她侮辱攻擊,也挺生氣的。

蘭溪溪整個人怔在原地。

她冇想到,這種情況下他丟下她去洗澡!還罵她毫不講理,傻?

是,她是挺傻的,纔會明知道他不是自己想的那麼簡單,還把一顆心都交出去。

現在的心痛欲裂,都是活該的。

她擦乾眼角的淚,轉身走出去。

“媽咪,你和爹地談好事情了嘛?”丫丫和薄小墨居然一直在樓道上等著。

看著他們,蘭溪溪心裡愧疚不已。

可能,她無法給他們一個完成家了。

不是可能,是完全。

而她也不甘心、不放心把兩個孩子交給他。

到時候白莞兒會虐待他們的!

想著,她決定帶走孩子:“丫丫,小墨,麥當勞在搞活動,媽咪帶你們去吃好不好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