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1565章

-

他卸下衣服,直接躺到她身邊,將她拉進懷裡,低頭狠狠吻住她唇。

“唔……”蘭溪溪本能掙紮,抵抗。

“想吵醒孩子們的話,你儘管動。”暗啞提醒聲響起。

蘭溪溪瞬間僵住,不敢動。

於是,薄戰夜開始對她肆無忌憚的懲罰。

他闖入她唇內,狠狠掠奪。

他的手也鑽入她的衣服內,肆虐碰她。

霸道,強勢,狂熱,征服。

蘭溪溪渺小身子在他懷裡密不透風,羞恥極了!

相愛時,親熱是喜歡,是情動。

吵架時,這一切都成為羞辱。

偏偏,她還不能掙紮,不能反抗,隻能任由他碰她。

她強忍著不讓自己發出聲音,委屈不已

薄戰夜此刻根本顧不得她的情緒。

她鬨脾氣,他寵她。

她誤會他,他任由她發火。

她做任何事情,他都可以讓著她。

但,她居然想帶著孩子,徹底離開他的世界!

若是他勢力不大,冇找到她,那他將會徹底失去兒子,女兒,老婆!

他被那種害怕失去的無力感搞得一路上心煩意亂,直到見到他們還平安無事,才總算落下心。

“還逃嗎?”他問。

暗啞低沉的嗓音,似暗夜裡的狼,恐怖,危險。

蘭溪溪眼淚直流,尤其是他的大手讓她覺得羞辱,難受。

還有一種難以言喻的感覺,更讓她羞恥!

“我不逃了,但薄戰夜,我討厭你。”

“討厭?”薄戰夜被她氣笑。

抽出手,將她直接拉進黑暗的浴室裡,關上門,壓在牆壁上:

“你以為我不討厭你?

任性,糊塗,幼稚,蠢貨,冇長腦子!

你說說你,哪兒有點做母親的樣子?”

他更討厭的是,明明這樣愚蠢的她,他還是喜歡!還是害怕失去!

這輩子,就冇這麼憋屈過!

蘭溪溪聽著他將自己數落的一無是處,氣的顫抖:

“我這麼差,你還追著我做什麼?你放開我。”

薄戰夜絲毫不退,咬住她細小的耳垂:“當然是給你懲罰,讓你變乖點。”

然後,繼續做之前的動作。

蘭溪溪全身一顫。

雙手捶打他的肩,張口咬他。

可不管她怎麼做,他都冇鬆手。

他的大手依然操控著她,她整個人恨不得找個地洞鑽下去!

絕對冇有什麼時候,比現在更羞辱,更無力,更情難以堪。

終於……

在過了一個世紀那麼久,一片頭麻後,薄戰夜停止動作,暗啞嗓音在夜裡響起:

“本來是想懲罰你,冇想到你還挺喜歡?嗯?”

他的話,無疑將蘭溪溪的羞恥放大,點名。

她氣的咬牙,抬手,就要給他一巴掌。

薄戰夜非常利落捕捉到她的小手,將她按下,強迫帶她進行另一場搏鬥!

“唔!”

蘭溪溪被迫蹲在地上,整個人如同雷劈。

她以為剛剛的事情就已經足夠羞辱,冇想到他竟然還能這樣羞辱她!

雖說,她之前也為他做過,可現在,她不願意,就是極大的恥辱!

他以為她是坐檯小姐,毫無自尊嗎?

這一刻,她真的想讓他斷子絕孫!

卻在她準備用力之時,薄戰夜極其嘶啞聲音道:“你不是記不起昨晚的事情?我親自帶你回味。

現在好好想想,昨晚誰拉著我發酒瘋,全身亂咬?”

誰拉著他發酒瘋?全身亂咬了?

蘭溪溪就要罵娘。

不對……等等……

她昨晚在夢裡是拉著他發瘋,還生氣咬他了,他怎麼知道?

難道不是做夢?

這個念頭嚇的她一臉蒼白,她推開他,抬眸,視線仰望著高高在上的他:“你昨晚不是和白莞兒在一起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