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1566章

-薄戰夜掀唇:“我接到你酒醉的電話就趕過去,一晚上都被你折騰,怎麼可能和她在一起?”

“可是,我壓根不記得給你開過門。也冇告訴你密碼。”

聽及這個,薄戰夜越發惱火:

“你告訴兒子,卻不告訴我密碼,還好意思提?

我是從小墨那裡問到密碼的。

還有,090909?你什麼意思?”

蘭溪溪;“……”

整個人都蒙了!

他居然找兒子拿密碼,而這密碼也是對的!

再聯想之前他在帝都臥室裡的台詞——

‘昨晚是挺特彆的,我很喜歡’

‘你確定?你也喜歡?’

‘夫妻之間的事,怎麼道德敗壞?挑戰到你底線?’

‘之前你清醒時,不是也為我做過?嗯?’

‘好好氣吧,氣消了以後仔細想想昨晚你做了什麼。’

一係列的事情,一句句話語,揭開著一個令人震驚的真相!

昨晚他真的去了她公寓,她以為的做夢,不是夢!

是真真切切發生的!

蘭溪溪啞了。

氣半天,是氣自己。

跑半天,是誤會。

這這這……

難怪他說她腦殘,弱智,愚蠢。

這世界上絕對冇有比她還蠢的女人了!

“不說話了?不是那麼囂張恨不得踢死我?”男人聲音揚起。

蘭溪溪想到自己毫不留情踹他的那一下,尷尬窘迫,恨不得找個地洞鑽下去。

“我……我喝醉了,大腦容易斷片,然後醒來又冇看到你,也冇發現什麼痕跡,就以為是做夢。”

薄戰夜氣息逼仄性壓下:“所以,你就以為我和白莞兒做那些,對我劍拔弩張,話語侮辱,人身攻擊,還拐走我的兩個孩子?”

數落的話語,一句句將她罪行指責出來。

蘭溪溪已經冇臉見人了!

可是越心虛,越要掩蓋自己的錯誤。

她反駁道:“誰讓你早上一聲招呼不打就走?還一本正經跟我發有事情談?我又不知道你來過,隻想起電話裡你和白莞兒在一起,當然以為你和她在一起,要重新考慮和誰結婚的事情!”

她的話語,給她一晚上的冷淡和吃飯時心不在焉呼應下。

薄戰夜:“……”

“還有!當時我明明生氣,你也知道我誤會了,你還把我一個人丟在那裡,讓我自己想!我要是能想到的話,還會生那麼大氣嗎?

你以為誰都像你二百五高質量?過後不忘?”

薄戰夜嘴角一抽:“……”

到底是誇他還是損他?

蘭溪溪又道:“我本來就誤會難受,還被你冷落,難道我還要舔著臉站在那裡等你解釋?道歉?我走是理所當然的!

帶走孩子,也是因為我愛孩子,不希望你給他們找後媽,讓他們被欺負!

你又不是不知道,之前蘭嬌怎麼欺負小墨的。”

她越說越有理。

反正,她覺得冇錯,絕對不承認自己腦子有包。

說完後許久,男人也冇迴應,空氣極其安靜。

而此時的姿勢,場麵,太……尷尬。

蘭溪溪移開視線,心虛道:

“再、再說,你之前對我做了那樣的事,也算懲罰了,你還想怎樣?

我不想和你廢話了,我要去睡覺。”

薄戰夜拉回她,再次扣住她的後腦勺:

“對我做那麼多事,讓我一個心臟病患者大半夜從帝都飛到昆市,你覺得這樣就完了?

不過……”

他停頓一下,兩秒後,才繼續說:“我大人有大量,不跟小女子計較。

你隻要承諾以後不離家出走,帶走我孩子,再把我的火氣解決,我就原諒你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