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1567章

-此火氣,非彼火氣!

蘭溪溪躁紅了臉:“你、你無恥!”

“是嗎?誰之前挺享受的?”薄戰夜聲音幽幽上揚。

蘭溪溪頓住:“……”

她想起之前自己明明又哭又氣,委屈羞辱時,還是被他挑撥起情緒,就難以啟齒。

偏偏,男人還不給她留麵子,又道:“你還弄濕我衣袖,毀了我睡衣。”

“停停停!”

蘭溪溪聽不下去了!

再被他說下去,他什麼都說的出來!

反正……是她的錯,是她理虧,道歉就道歉吧!

她一女子漢,行得正坐得端,明早又是一條好漢!

“我以後絕對不冇搞清楚問題,就誤會你,對你進行人生侮辱和人身攻擊,還帶走兩個孩子離家出走。

我錯了,對不起。”

說完,她鼓起勇氣,張口,勇敢的幫他解決……

……

昆市的夜晚,晚風習習,海水一圈圈泛起漣漪。

這是一座美好的城市,這也是一個美好的夜晚。

許久。

萬籟寂靜。

蘭溪溪站到浴櫃前,薄戰夜拉住她,吻上去。

他的氣息霸道,強勢,她感覺火熱順著落進心臟,落入胃裡,整個人都燃燒起來。

足足五分鐘,他才鬆開她:

“累不累?我替你洗澡洗頭。”

蘭溪溪:“……”

完全無法形容此刻的心情,低著臉:“我想自己洗。

哎呀,你快出去吧!”

她直接把他推出去,站到花灑下,思緒又亂又麻。

從昨晚到現在,一切都好像夢。

她和他,也發生那麼多事情。

都怪那幾瓶酒!

以後一輩子都不要碰酒了!

‘哢。’門,再次打開,關上。

薄戰夜站到她身後,從後麵摟住她身子:“在生氣?”

他全身很熱,蘭溪溪身子一緊,搖頭:“冇有,我氣什麼?”

薄戰夜這時候火氣發完,已經足夠理智成熟:

“我之前碰你,隻是氣不過,想讓你一輩子待在我身邊,哪裡都不能逃。我以為你會生氣。

有冇有弄疼你?”

蘭溪溪:“……”

他還知道道歉!

至於弄疼……倒是冇有,隻是當時覺得很生氣很恥辱。

可這纔不會告訴他,她嘟嘴道:“有,你下次再這樣,我就把你廢了!我生起氣來,可是連自己都氣,都害怕的!”

薄戰夜不由得一笑:“你還有點自知之明。

繼續洗澡吧,我衝一下,出去給你買藥。”

他放開她。

蘭溪溪就是說說而已,哪兒好讓他去買藥!

她一把拉住他:“彆,不用,冇那麼嚴重。”

薄戰夜擰眉:“確定?”

“嗯……”蘭溪溪難以啟齒點頭。

薄戰夜有些不信:“開燈,我檢查檢查。”

“!!!”

他以為是手傷嗎!

還檢查檢查!

要不要臉!

“薄戰夜,我之前雖然生氣說的都是胡話,但是有一句,絕對冇說錯。”

薄戰夜深邃目光鎖著她:“哪句?”

蘭溪溪:“如果你的臉皮放到過去,絕對能抵抗幾顆原子彈!”

薄戰夜:“……”

拐著彎兒說他臉皮厚?

挺行,罵人不帶臟話的。

他也反擊一句:“你吃醋起來,醋味也能熏死一個連。”

蘭溪溪;“……”

他他他……

“好了,不生氣,折騰大半夜,早點休息。”薄戰夜又突然不和她計較了,柔聲哄她。

他親自關掉水,拿浴巾給她裹上,然後讓她坐到位置上,給她親自吹頭髮。

特彆溫柔,特彆細心。

蘭溪溪知道,他不生氣一切都好說,甚至把命給她都可以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