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1569章

-頭疼。

“九爺,蘭小姐最近天氣很好,又是海鷗的高,峰期,海鷗意味著和平,恩愛,來一組海鷗風格的吧?

正好落日也非常優美的。”

店員拿出樣片遞到薄戰夜麵前。

薄戰夜淡淡看了一眼,說:“給我太太選,她喜歡什麼,就拍什麼。”

店員一驚,隨即滿屋都是豔羨目光和聲音:

“九爺也太溫柔了吧!”

“好寵妻啊!”

“啊啊啊!這樣的男人我也好想要!”

“快蘇化了!”

蘭溪溪:“……”

雖然說他這隻是一個小細節,可太太兩個字,她還是驕傲了……

能被所有女人羨慕,也是很幸福的事!

當天。

薄戰夜派人清場,原本遊客眾多的海鷗基地,隻剩下海鷗和維護秩序的工作人員。

湛藍的湖水,美麗夕陽,紛飛的海鷗。

一切那麼如詩如畫,浪漫不已。

他們就在畫裡麵,帶著孩子,拍下一組組幸福的照片。

比想象中累一點,也比想象中輕鬆一點。

累的是,高跟鞋。

輕鬆的是,抓拍式的拍攝,絲毫不做作,不虛假。幾乎一邊玩,一邊拍,就結束了。

到結束的那一秒,蘭溪溪甚至覺得時間過得太快。

“蘭小姐,九爺,你們的照片真的是太美!即使未修原片,也是電影級畫麵。”

“這絕對不是吹噓我攝影技術,而是你們真的很般配!”

攝影師激動無比讚歎。

他拍了那麼多婚紗照,從樣片模特到真正客片情侶,從冇有這麼輕鬆,一拍就是上千張!怎麼拍也覺得不夠。

他又忍不住道:“九爺,蘭小姐,如果可以的話,能把你們的照片作為宣傳片嗎?”

薄戰夜從不喜歡招搖,更不喜歡拿出去被眾人圍觀。

何況,他深邃視線掃了眼蘭溪溪領口,僅管他挑選的禮服很保守,但依然有些許風景露出來。

不待蘭溪溪說話,他便認真道:“不可以。

另外,內存卡給我,我自己修。”

攝影師:“???”

蘭溪溪:“???”

自己修,他會修圖片嗎?

怎麼感覺不那麼單純?

薄戰夜不給幾人過問機會,拿過攝像機,取走內存卡,道:

“時間有點晚,我們就不回影樓,換好衣服後,直接回酒店。”

一般而言,都要回影樓卸妝。

可攝影師和助理們見薄戰夜如此,自然不敢說二話:“好的九爺。”

於是,薄戰夜帶著孩子和蘭溪溪進房車內換衣服。

他們先給兩個孩子換好,讓他們下車玩,之後才換自己的。

安靜空氣裡,僅有兩人。

蘭溪溪脫下高跟鞋,正想反手解後麵拉帶,薄戰夜坐到她身後,抬手,先一步落在綁帶上:

“我來。”

“好吧。”反正這婚紗複雜,她反著手也不方便。

蘭溪溪安靜坐著。

柔和燈光下,微卷帶著香味的長髮盤起,露出那美麗的肩頸線條。

膚如珍珠,皙白如雪。

順著肩往下,後麵是美麗的蝴蝶骨,極致性感。

微微側身,前麵是起伏的風景線和溝壑。

而這一切美麗的誘惑,配上潔白的婚紗,那麼神聖純潔,動人心絃。

薄戰夜從她穿著婚紗出來的第一秒,就被深深吸引。

他扣住她的腰,在她肩上一吻:“小溪,今天你格外美。”

暗啞聲音,突如其來懷抱,令蘭溪溪身子一緊。

還未反應過來,耳邊又是他充滿佔有慾的話語——“美的想好好疼愛,又想撕掉你純潔的外表,就是個時時刻刻撩人的小妖精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