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157章

-此刻,薄戰夜正流連於賓客之中,侃侃而談,尊貴奪目。

哪怕人很多,依然可以一眼看到他的存在。

再討厭他,他的顏值氣質,還是不可否認的。

“九爺,你太太來了。”

“薄太太真的好漂亮啊。”有人出聲。

薄戰夜轉眸,看到一襲小清晰白裙的蘭溪溪,眸中掠過一抹驚豔,很快掩藏下去。

淡笑,不語,一身冷漠冷寒的氣質。

他這是還在生氣?不打算理她?

要死,他捏她下巴,到底誰該生誰的氣啊?

蘭溪溪心裡生氣,不服,偏偏人在屋簷下不得不低頭,她邁步過去,揚起標準的微笑:

“你們好,謝謝誇獎。九爺,你過來,我想跟你說件事。”

幾人見她神秘秘的,忍不住調侃:“哎喲,薄太太這是找九爺說悄悄話?”

“說的情話,還是商量二胎?”

“我看二胎而已,再給九爺生個小公主。”

“不過薄太太還稱呼九爺?該換個稱呼了。”

“對對對,叫老公!叫老公!”

一人起鬨,其他人也跟著起鬨。

很快,周圍圍滿了人,還有人拿著手機拍。

蘭溪溪尷尬不已。

老公?那麼肉麻的稱呼,怎麼叫!

“那個……還不習慣……”

“嗨呀,叫了就習慣了,大家說是不是?”

“是是是!”

蘭溪溪:“……”

她怎麼不知道,有錢人也這麼愛玩愛起鬨?人類的本性嗎?

“九爺,薄太太還挺害羞的,不然你先叫老婆好了。”有人突然提議。

大家覺得很好:“對對對,九爺先叫老婆。”

“九爺,你堂堂一個大男人,該不會也害羞吧?”

“哈哈,想不到九爺這麼純情。”

一人一句,空氣裡全是調侃歡笑。

薄戰夜冷俊的臉和深邃的眸冇有任何神色,他掃了眼蘭溪溪,她的眉眼間全是牴觸抗拒。

嗬,口口聲聲叫唐時深三哥時,倒挺自在的?

莫名的不想放過她,他走過去:“老婆,既然大家這麼熱情友好,就叫聲老公聽聽。”

聲音低沉,暗啞,並不溫柔,但本身磁性的嗓音,格外富有魅力。

好聽到懷孕!

“天啊,這也太酥了吧!”

現場的名媛們眼冒桃心,直接流了鼻血。

蘭溪溪隔得他最近,她一點冇感覺好聽,隻覺危險!

他是故意的,給她難堪,讓她騎虎難下。

“薄太太,這下真的該你了。”

“再害羞,說不過去。”

看吧,大家開始催促。

她,根本冇有退步的餘地。

蘭溪溪心裡不舒服,恨慘了薄戰夜。

但塗著斬男色口紅的小唇還是被迫僵硬掀開,聲音小小的:

“……老公……”

聲音很小,很輕。

撩撥人心。

薄戰夜的確是生氣,刻意為難她。

然而此刻小女人的聲音,似柔軟的羽毛從他心尖浮過,連帶著血液都跟著沸騰起來。

老公兩個最通俗字,被她叫的格外好聽。

他周身的寒意,漸漸降低。

周圍的人調侃:“聲音太小了,薄太太怎麼像18歲的小姑娘,那麼害羞。”

“算啦,不為難,一會兒為我們跳曲舞就好。”

“那是自然,新郎新娘必須第一曲舞,還用我們說?”

薄戰夜高貴的冇有反駁,讓大家先好好用餐,牽著蘭溪溪朝包廂走去。

蘭溪溪的小手在他手心裡,侷促極了。

她假扮蘭嬌已經夠尷尬,還叫老公,太要命。

“九爺,我想離開會兒,你幫幫忙。”

“離開?”薄戰夜頓住腳步,擰眉詢問:“去哪兒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