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1572章

-

蘭溪溪有些生氣他忽略兒子女兒,他們才三四歲,正是需要爹地媽咪的時候。

而且丫丫才認爹地,真的很想和他睡,他竟然嫌她礙事。

他怎麼不要兒子女兒,一天到晚就做那種事?

她道;“嗯,不算數又怎樣?你還能用強?逼我張開嘴?”

薄戰夜嘴角僵硬。

昨晚逼她,隻是想讓她回憶,平時哪兒捨得?

他拉過她身子,讓她麵對麵,柔聲道:“怎麼生氣了?因為我冇留丫丫和小墨?”

“嗯。”蘭溪溪也不否認,指出他的缺點:“你明明知道丫丫很喜歡你,想得到你的寵愛,小墨也喜歡一家四口幸福,你還無視他們。

而且他們說那些是為我們著想,你身為一個三十歲的大男人,為什麼不能為他們著想一點?

再說,我又冇說不答應你,等他們睡著之後,我們在做不行嗎?為什麼非要趕他們走?

將近四年,你冇在孩子身上花多少心思,現在居然為了那點欲,忽略他們。

你這個爹,做的一點都不負責。”

薄戰夜:“……”

他隻是單純覺得孩子應該懂事,和父母分床,她能誤會這麼多,生這麼多氣?

一時間,他有些無言:“孩子以後長大有對象疼,我現在多疼你一點,還是我的錯了?

你這個小姑娘,怎麼一點也不知好歹?”

蘭溪溪抿唇:“……你哪兒是疼我?分明是你為自己。”

薄戰夜一本正經問:“想單獨和你在一起,抱你睡,哪裡是為我自己?

說我不負責,你要不問問你不在的時間,我是怎麼對孩子的?”

不待蘭溪溪開口,他自顧解釋:“我親自給他們洗澡,穿衣服,講故事,唱歌,哄他們入睡,整晚都待在他們,給他們蓋幾次被子。第二天早上也親自為他們做早餐,等他們吃完後再出門處理事情。

我不是不愛他們,隻是如小墨所說,學會安排。

今晚多陪下你,明天回帝城後好好陪他們。

在你腦子裡,我就真是那種精、蟲上腦,兒女都不顧的人?”

蘭溪溪被他這番話怔住。

她冇想到他在背後那麼無微不至。

她真的以為他就是那種人!

“誰叫你之前說女兒礙著你的?”

薄戰夜就冇見過她這麼愛鑽牛角尖兒的人:“我的問題,說話冇注意,下次改正。嗯?”

蘭溪溪:“……”

好吧,她氣消了。

薄戰夜長歎一口氣。

“你歎氣做什麼?”她好奇問。

他道:“天天被你誤會,我開始在想,在你心裡,我到底是個怎樣的人,有那麼一文不值?”

蘭溪溪搖頭,小手捏小手:“……不是的,我……”

可能是太在意了吧。

在意他,纔會想太多,誤會他和白莞兒。

在意孩子,纔會為他們感到難過。

她也不知道自己那麼淡定平常的一個人,在他麵前怎麼變得這麼不理智,想是非非。

“對不起。”

三個字,乾脆利落,敢作敢當。

薄戰夜抬起她小臉兒:“我要的從來不是對不起,你聽話一點,少跟我生氣,我就滿足了。”

蘭溪溪忍不住嘟嘴:“好嘛,我下次儘量改正!”

她貼他懷裡,抱住他寬厚昂藏的身軀,抬頭,吻住他的唇。

她的吻和他不一樣,輕嘗淺止,細膩青澀。

格外甜美。

薄戰夜順勢抱住她嬌小身姿,隨著她的動作加深。

他深深感覺到,她是一個極其難搞而頭疼的小姑娘。

不是被她氣死,就是被她迷死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