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1573章

-

這輩子,總之彆想有好日子過。

僅管薄戰夜此刻起了情緒,不想放開蘭溪溪,但,在她離開他的唇,想要往下之時,他拉住她:

“今晚不了,早點休息吧。”

蘭溪溪詫異錯愕,昏暗燈光中,那雙黑白分明的羞澀眼睛望著他。

他今天在房車裡,明明就勢在必得,怎麼會輕易放下這機會?

而且現在都到這個地步了,他打算壓製隱忍?

雖說她也不至於那麼不要臉主動的地步,可也不想他委屈難受。

聽說男人憋久,會壞掉的。

她抿了抿唇,好奇問:“為什麼?”

薄戰夜回望著她,薄厚適中的好看唇瓣掀開,說:

“你都說我為了這點事情趕走孩子,我再繼續下去,不真成禽獣了?”

蘭溪溪一哽!

他又說:“總要證明我的清白。”

蘭溪溪簡直無地自容。

她不是故意那麼說他的,隻是誤會嘛。

不過既然他都說不用了,她纔不會勉強。

‘叮咚叮咚叮~~’這時,手機鈴聲打破夜的寧靜。

薄戰夜伸手拿過手機,看到來電顯示,眼眸一眯,直接掛斷。

“誰打的?”蘭溪溪好奇望著他。

薄戰夜倒是冇有隱瞞,如實道:“白莞兒。不知道打電話做什麼,我已經說過彆再聯絡。”

提到這個,他纔想起她之前醉酒,冇有解釋,一一道:

“你打電話那天,白天她到公司找我,說你們在商場偶遇,你對外稱我跪在你腳邊道歉。

我本來讓她離開,不料她突然暈倒,便和莫南西送她去醫院。

醫生說癌症患者如果未醒,很容易去世,她冇親人,我想著等她醒了再看。距離你打電話到她醒來,期間不超過十分鐘。”

蘭溪溪詫異。

那天白莞兒還去薄戰夜那裡告狀了?

她開口道:“我當時……不是對外,是對她說,她跟我炫耀你給她卡,還影響到我們的感情,我氣不過,就故意……”

說到最後,她自己都覺得丟臉,和一個癌症患者計較。

薄戰夜俊美麵容冇有過多變化:“我收了卡,以後不會再給任何其她女人用。”

什、什麼?

收了卡?

薄戰夜道:“我給她錢,隻是在其他地方無法彌補滿足,唯一能給她的隻有錢,和給你的意義不一樣。

不過我仔細想過了,你那晚雖然喝醉罵人,但罵的對。

我賺錢是給我老婆花的,不是隨隨便便哪個女人都可以花。我也不是她的誰,不該管她的事。

既然你在意,我身為未婚夫和準老公,就該解決。

昨天約你談事情,便是想告訴你,我決定收回給她的所有物質條件,讓你陪我一起去,免得你又說我和她單獨見麵。”

蘭溪溪怔住。

他約她是說這個!

她都冇搞清楚就誤會了,還自己白難過一天!

冇救。

真的冇救了。

“薄戰夜,我感覺跟你在一起,我本就不高的智商被你影響的更低,好討厭自己。”

“嗯?”他一時冇理會她的意思。

蘭溪溪道:“我以前從不喝酒罵人的,真的!

還有,我什麼事情也會弄清楚再做決定,比如丫丫在學校和孩子發生爭吵,哪怕是一顆豆豆那麼小的事情,我都會過問清楚。

可是,在你身邊我什麼都愛多想,愛計較,愛猜疑,我也不知道自己怎麼了。

怎麼辦?彆說你不喜歡我,我也不喜歡現在的自己。”

薄戰夜劍眉一擰:“傻?我什麼時候說不喜歡你了?

雖說你生氣撒潑的時候是有點招架不住,把我氣到胃疼,但還是挺可愛的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