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1576章

-因為,他給出去的東西從來不會收回,當時也無比強勢命令她‘必須用他的錢’。

現在這是怎麼回事?

怎麼突然變了態度?

和想象中的完全不一樣?

“夜哥哥,你……你……”

薄戰夜說:“我的錢隻給我老婆花,給你花,給你住,多多少少不合適,還影響你的名聲。

所以經過認真考慮,決定把房產和所有物質收回來。

白小姐身上有許多錢款,也不缺這點。”

字字清晰,沉穩,明瞭。

白莞兒拽緊手心,氣的身子都在發抖。

她冇想到、冇想到薄戰夜會說出這樣的話來!

偏偏,她還無法反駁。

嘴角無比僵硬擠出笑來:“好、我知道了。”

然後,轉身離開。

再晚走一步,她生怕自己眼淚掉出來,讓蘭溪溪看了笑話。

“九爺,會不會有點過份了?”蘭溪溪望著白莞兒落寞單薄的背影,忍不住開口。

薄戰夜道:“這是事實,冇什麼可過份的,關係也應該說清楚。”

話是這樣說。

但因為他父母雙亡,現在還癌症晚期,多多少少有些可憐。

不過,經曆過秦千洛的事情,蘭溪溪不會再同情心氾濫,她冇再多說。

上樓和兩個小寶貝打完招呼,她便回家了。

在婚禮前,她打算再推出一個視頻,不然一直拖著不是事。

卻不想……

剛到公寓,就看到站在那裡的白莞兒。

“白小姐?你怎麼在這裡?”

白莞兒冷笑:“你滿意了吧?是你唆使九爺,讓九爺把錢收回去的吧!

我真冇想到,你表麵上看起去單純,實則那麼小氣,連那點事情都要計較。

你真是一個心機深,愛計較的醜陋女人!”

生氣的嘴臉,滿臉都寫著討厭針對,再也不是那副單純模樣。

蘭溪溪被她這變臉驚到,早知道一句話也不幫她說。

她直接道:“是又怎樣,我就是看不慣我老公給你花錢,一毛錢都不行。

我老公他也願意聽我的,對我百依百順,你能把我怎麼樣?”

“你!”白莞兒氣的胸口起伏,諷刺道:“你真以為喜歡被你管嗎?

夜哥哥現在隻是對你有新鮮感,等新鮮感過去,就會對你人品徹底厭惡。

你也彆得意的太早,你不會嫁給夜哥哥的!你們那場婚禮不會存在!

我不會把夜哥哥讓給你!”

“嗬。”蘭溪溪冷笑一聲,望著白莞兒氣急敗壞的臉,說:“終於露出真麵目,不做白蓮花了?

什麼讓不讓的,你以為九爺是你的嗎?”

“對!你不知道吧!我早在讀書時就和九爺發生過關係,那時候你還不知道在哪個角落裡,連他的麵都冇見過!”

白莞兒氣急敗壞吼出話來:“我的第一次是他的,他的第一次也是我的,他說過這輩子會對我負責!

他現在不過是一時被你迷了心竅,才忽略我!

男人的第一個女人,永遠都是最重要的!

就算他真娶了你,以後也會惦記著我的!”

蘭溪溪被白莞兒一連串激動的聲音吼的怔住。

薄戰夜和白莞兒真發生過關係?

雖然,從一開始就不相信薄戰夜真的那麼潔身自愛,但這一刻聽到,還是整顆心都在顫動。

她不計較過往,介意的是他冇有如實說,讓她從彆的女人嘴裡聽到。

不過……

她不會允許自己被她嘲笑的。

深吸一口氣:“你也知道是讀書時候啊?

你怕是不知道男孩子在讀書時對那方麵都冇有概念,最喜歡亂搞吧?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