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1579章

-

他們三個有說有笑,氣氛和諧,母親臉上更是流露著他從未見過的幸福和開心。

他蹙起劍眉:“媽?你在這做什麼?”

趙心蘭見到兒子進來,臉上笑容一僵,尷尬起身。

想要說什麼,身邊的薄懷景先一步道:

“小九,你回來了,這幾天我已經努力想過我的問題,當年的事是我不對,也是我對不起你母親,所以我特意跟你後母商量,決定接你母親回來,讓她進入我們薄家。

以後,她就是薄家一員,也是我薄懷景的二太太,所有人都會尊重她,認可她。”

他說的霸氣認真,像在宣佈一件重大事情。

的確,薄家是百年世家,門風講究,威望盛大,能進入薄家家譜,必然值得喜悅。

但,這對薄戰夜而言,毫無意義。

他望著趙心蘭:“不需要。媽,跟我回去。”

趙心蘭抿了抿唇:“……小夜,我……”

“小九,你這是什麼意思?”薄懷景打斷話語,有些不悅的道:

“我接你母親回來,是對她的道歉,也是對她的認可。

你不為她的名聲想,也要為她的生活著想。

你一天到晚不是忙工作就是忙和蘭溪溪的婚禮,哪裡有時間陪你母親?

再說婚後你和蘭溪溪也要過自己的小兩口日子,你母親跟你住在一起不方便。

她在薄家,有我,有你後母,我們都會好好待她,我也會彌補她。

難道你希望她一輩子冇名冇份、孤苦無依?”

薄戰夜沉下臉:“你不必要在這裡惺惺作態,我的母親我會照顧。”

隨即視線落在趙心蘭身上,示意她跟他走。

可是……趙心蘭站在那裡並冇有要走的意思。

薄戰夜有些許生氣:“難道您記不得當初他是怎麼對你?怎麼忽視您的存在?現在三言兩語您就原諒了?”

語氣有些重,若不是親生母親,他可能會罵她蠢。

然,趙心蘭看著他的生氣,臉色為難低下頭:“我……我等這句道歉幾十年了。小夜……我……”

“所以,您決定留在這裡?好,我尊重您的選擇。”

薄戰夜說完,冷冷看了眼薄懷景,轉身,徑直離開。

“小夜……”趙心蘭想追。

薄懷景拉住她;“小夜是個懂事孝順的孩子,給他點時間,他會想明白的。

何況,男人總要認祖歸宗,老有所依,他不回來,不認這個家算什麼?

你也是為他好。”

趙心蘭臉色低沉。

她願意回薄家,就是因為當年對薄懷景動過真情,現在幾十年後,他願意道歉,給她一個家,總算苦儘甘來。

她的兒子,也是堂堂正正的薄家少爺,不是私生子。

她,也是薄家的太太,不是見不得光的女人。

除此之外,兒子常年不認薄家,不認父親,是因為她,她不希望他永遠記恨在心裡。

一家人,就要和和美美。

……

彆墅。

薄戰夜心情極差。

盛琛和肖子與接到訊息趕過來:“怎麼了這是?不是在準備婚禮?”

“有什麼不開心的?”

薄戰夜倒上三杯紅酒,低沉道:“我母親帶孩子回了老宅。”

“啊?你母親?她不是不被……薄懷景接受嗎?”

“為什麼回去?”

兩人不解,當年的事和薄懷景態度,他們都很清楚。

以薄家的家規,也不可能讓趙心蘭回去。

薄戰夜深邃眼眸掠過一道利光:“是他親自道歉,請她回去,所以,你們說他在打什麼主意?”

盛琛和肖子與臉色一變: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