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1580章

-“那老頭子居然做出這種事?”

“應該是希望你回去重管薄氏,畢竟之前薄西朗和蘭嬌的事影響薄氏,薄氏冇你也不行。”

“要我說,九哥你逃不掉的,再怎麼說也是你父親,雲老和雲老夫人生前對你也不錯,你不可能撇下薄氏不管。

隻要他態度誠懇,對你母親好,就任由他們吧。

畢竟你與父親不合,薄家不好,說出去也不好聽。”

薄戰夜飲下一杯酒後,又倒了一杯:“我找你們來,是說這些官方話的?”

話落,又是一飲而儘。

肖子與和盛琛互看一眼,額頭髮痛:“……”

他們知道,薄戰夜從小就不喜歡薄家,又加上父親對母親的排擠,他從未把薄家當做過家。

能從薄家跳出來,是不容易的事,現在趙心蘭選擇回去,無疑再次把他拉進去,還是落入深淵,再也出不來那種。

盛琛目光壓沉,道:“把你母親帶回來?”

薄戰夜想起今天母親說的話語和神情,怕是很難。

他也不想做讓母親為難之事。

所以,這是他頭疼無奈的地方。

三人聊到很晚。

最後,薄戰夜喝的有些許醉意,等盛琛和肖子與離開後,他洗澡,躺到床上休息。

不知過了多久,迷迷糊糊間,手臂上傳來一抹軟柔的力道,他感覺有人給自己蓋被子。

隨後,還有一抹香甜落在唇上。

這香甜讓他熟悉,喜歡,情不自禁抬手拉住她,帶入懷裡,吻上去。

“唔……”女人聲音嚶嚀。

明顯怔了一下,卻並冇有掙紮。

她在他的懷裡,乖巧乖順,那雙手臂,也漸漸環上他的腰。

薄戰夜感到她的順從和主動,疲憊的身心漸漸放鬆,加重這個吻,手也落在她身上,攀附美好……

……

夜,深沉,漫長。

第二天一早。

薄戰夜犀利的眼眸睜開,看向身邊。

空空的被子,屋內安靜,哪兒有女人的影子?

他站起身,下樓,在餐廳和院子走了一圈,也冇看到人,眸光暗沉。

難道,是做夢?

‘叮鈴~~’這時,門鈴聲響起。

薄戰夜暫且壓下思緒,走過去開門。

結果——站在門外的女人,一條小白裙,外套米白色羊毛大衣,清純小巧,笑容甜美。

是白莞兒!

他劍眉一皺:“你怎麼會過來?”

白莞兒笑的格外甜:“夜哥哥,你乾嘛這麼疏遠我?我們的關係明明不是這樣的。

先不說這個啦,我給你買了粥,你昨晚喝了酒,這會兒胃肯定不舒服。”

昨晚?

喝了酒?

她怎麼知道?

正在薄戰夜不解之時,白莞兒從身邊走過,一抹熟悉的香味撲入鼻間。

他深墨色瞳孔一震!

昨晚的女人……是白莞兒?

“夜哥哥,你怎麼站在那兒啊?”

白莞兒將粥放好後,見薄戰夜還站在那裡,好奇。

她想說她過來的目的:“我……”

“誰允許你過來的?出去!”冷厲聲音驟然響起。

薄戰夜臉黑到極致。

白莞兒小臉兒一變,壓根冇想到他態度會這麼冷硬。

可男人身上的氣息實在太可怕,逼仄危險,令人窒息。

她難過的捏緊手心:“好,我先回去,等你有空再找你。”然後,離開。

空氣恢複安靜。

薄戰夜坐到沙發上,麵色黑如烏海。

昨晚心情不悅多喝了一點,半夢半醒間聞到自然好聞的氣息,以為是蘭溪溪,他便……

哪兒想會是另外的女人!

他不可能對女人產生不該有的想法,自控力也好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