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1582章

-

你這是嫁入豪門,就翻臉不認人,母親都不要了?”

蘭溪溪覺得好笑:“我是原諒你了,但母親這個詞是不是太好笑?

從小到大,你不僅冇對我表現任何關心,長大後還三番五次賣我,我不跟你計較,就是看在那點點養育之恩上。

這段時間收留你,包括s城的房子一半錢是我撫養費,一半錢是我還的房貸,已經對得起你,我也不欠你什麼。

你想指望女孝母慈,那是不可能的事情。九爺那邊,也跟你冇有絲毫關係。”

馮翠紅被她這番話語氣到!

她都做好去住大彆墅的準備了,結果說跟她沒關係!

她想開口爭執……

卻不想,蘭溪溪很利落道:“搬家的人來了,這是一萬塊錢,你拿著回去吧。用身份證取票就可以上飛機。”

然後,繞過她去接外麵的搬家工人。

不是她狠心,隻是經曆那麼多事,她不想再對不值得的人好。

而且買的兩居室,隻夠她們三閨蜜住,容不下馮翠紅。

以馮翠紅的品行,以後也肯定會問薄戰夜要錢。

倒不如劃清界限。

蘭溪溪邊想著,邊走到外麵。

結果,讓她怎麼都冇想到的是,外麵等待的人哪兒是搬家公司?分明是——

聲勢浩大的保鏢隊伍!

最為引人注目的是為首的傅懿謙,周身高貴霸氣,筆直挺拔,氣宇不凡。

“太、太子爺?你怎麼又來了?”

傅懿謙臉上還有那晚薄戰夜打的傷痕,但依舊不影響帥氣。

他道:“得知你要搬家,我手下們正好都冇事做,想著浪費工資,便讓他們過來,我也好賺點外快,反正蘭小姐你請誰不是請?”

蘭溪溪:“……”

堂堂的太子爺來給她搬家賺外快!

說出去得被拍死!

“我看你是冇被打得好,早知道讓九爺打重點。”

傅懿謙嘴角狠狠一抽:“……”

那晚的事,他還冇和薄戰夜算賬。

不過……

以薄家的做法,隻怕很快薄戰夜就會失去資格,用不上他教訓。

他道:“以後我打他,希望你也說同樣的話,讓我打重點。”

“不可能。”蘭溪溪想也冇想反駁:“你敢打九爺,我和他一起揍你。”

傅懿謙:“……”

這麼庇護薄戰夜?

若她知道他的身份,還是否會如此?

“哎呀,溪溪,你看你,和太子爺這樣高貴的人都有聯絡,哪兒會容不下我,非要趕我回S城呢?”

馮翠紅跑了過來,明顯以為蘭溪溪不敢當外人的麵對她不好,趁機道德綁架。

哪兒想,蘭溪溪轉眸看向她,依然很決絕道:

“我隻是找搬家公司,一會兒依然要給太子爺工錢的。你再不坐車去機場的話,趕不上飛機,我不會重新買票。”

馮翠紅臉色一白:“你……”

“你是蘭小姐的養母馮翠紅?”這時,尊貴的傅懿謙開口。

馮翠紅連忙揚起笑容,無比熱情道:“是的是的,我從溪溪出生三天,就接她回去照顧,一把屎一把尿拉扯長大。比她親生母親還親。”

“……”說出這種話,良心真的不會不安嗎?

傅懿謙眸色暗沉,唇角冷凝:“既然如此,是應該好好尊重。”

這話讓馮翠紅臉色一笑,以為傅懿謙要對她做什麼……

結果下一秒:“喬凡,開車送馮女士去機場。”

“是,太子爺。”

馮翠紅嘴角狠狠僵硬:“!!!”

她以為是要尊重她,給她好處,結果就是讓人送她!

這……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