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1585章

-畢竟女人的願望,大概就是和心愛的人在一起,哪怕中間經曆過許多事情,最後走在一起,也不失為彌補遺憾。”

她話語認真,聲音好聽。

之前他們從薄戰夜角度出發,怎麼都是一個死結,而她這麼從趙心蘭角度著想,的確一下子讓事情變了味。

薄戰夜寬厚大手落在她腦袋上:“說的的確有道理,我昨晚或許就該想到這方麵。”

那樣就不用喝酒,然後也不會……

不過:“你怎麼知道這件事?又是肖子與告訴你的?”

蘭溪溪嗯嗯點頭:“昨天他們不是和你喝酒嗎?後來就打電話給我,告訴我阿姨的事情,讓我想辦法安慰你,開導你。

抱歉,我該早一點知道,早點過來陪你的。”

薄戰夜眼眸深諳下去。

她這麼體貼,可人,讓他心裡的負罪感越發沉重,像一座大山壓著她:

“小溪,我……”

話到嘴邊,後麵的話卻怎麼也出不了口。

蘭溪溪秀眉皺起:“嗯?怎麼了?

有句話叫做:說話說一半,小心少個蛋。

你勾起我的好奇心是不對的,快告訴我什麼事。”

薄戰夜想,他寧願昨晚喝醉少個蛋,也不願發生那種事情!

看著小姑娘純粹靈動的眼睛,他實在不忍告訴她那麼殘忍的事情,更害怕她因此疏遠他。

她可是他好不容易追到手的寶貝,哪兒能被那點破事弄丟?

他道:“冇什麼。隻是突然想吃你下的麵,你去替我煮一碗?吃完後我送你回去。”

低雅磁性嗓音,格外迷人。

蘭溪溪嘴角微笑,點頭:“好,下麵很簡單,十分鐘端到你麵前。”

她轉身就要走。

薄戰夜挑了挑眉:“答應的這麼爽快?如果是另一個下麵呢?嗯?”

另一個下麵?

蘭溪溪理解過來,‘轟’的一下,小臉兒猛然紅成豬肝。

“壞!流!氓!”

罵完,一腳踩在他的鞋上,轉身跑出去。

薄戰夜嘴角勾了勾,都兩個孩子的母親了,還經不起開玩笑?

有點太純情。

但,他喜歡這樣的她。

他收起思緒,邁步回臥室。

在進入房間後,臉上的溫柔與笑意全然不在,取而代之的是陰沉密佈。

昨晚的事,是他今生最大敗筆,也是第二件愧對她的事情。

第一件,當年冇認出她,已經足夠內疚。

而這件,不隻是內疚可以形容……

以後就算是付出命,他也會寵她,讓她,疼她。

薄戰夜想完,走過去整理床鋪,換上新被單,被套,然後將昨晚的那套直接打包,扔到樓下垃圾桶。

就如丟掉昨晚的記憶,毫不留情,毫不留戀。

廚房內。

蘭溪溪做了最簡單的雞蛋陽春麪,僅是簡單調料,最普通做法,空氣中就飄散著淡淡香味。

她嬌小的身姿在燈光下,更惹人垂憐。

薄戰夜邁步走過去,從後麵抱住她不盈盈一握的腰肢:

“小溪,明天抽個空,先領證吧。”

突如其來的求領證以及懷抱,令蘭溪溪猝不及防。

她緊著身子,詫異問:“怎麼這麼突然?”

“冇什麼。”隻是怕她跑而已。

人越害怕失去,越會牢牢握在手中。

薄戰夜親了親她的側臉,柔聲說:“之後可能太忙,明天正好有空,又是這周最後一個工作日,可以辦理。”

蘭溪溪覺得今晚的他溫柔極了,不管是嗓音還是飄灑出來的熱氣,都那麼讓人招架不住。

她呼吸變得熱熱的:“可是,我希望是婚禮同一天,到時候我們就不用過那麼多紀念日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