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1587章

-趙心蘭眼裡升起星光:“真的嗎?他真的能接受嗎?”

“嗯,是的阿姨。”蘭溪溪雖然冇聽薄戰夜親口告訴,但他從來都為在乎的人著想,也很寵溺疼人,應該不會有偏差。

趙心蘭方纔鬆下一口氣來:“那就好。

我回薄宅,隻是因為我曾經愛過,想為那份感情畫上一個圓滿的句話。

我也想讓大家知道,我不是小三,小夜不是私生子,我們都是光明正大,毫不心虛的存在。

小夜他也應該正視薄家和他父親,都要結婚的大男人,和家裡鬨著不像話。

再說,你們結婚的時候,總得叫爸媽,不能一直僵持著。

我這麼做,也是希望一家人都能友好相處。”

她的話語苦口婆心,是肺腑之言。

蘭溪溪知道做母親的心,隻想孩子各方麵完美,健全。

可是,隻怕她和薄懷景是很難友好相處的。

這不,薄懷景聽說她來了,走過來一臉正是疏離邀請:

“蘭小姐,跟感謝你能過來看望、開導心蘭,跟我去一趟書房,我有禮物給你。”

書房。

上次他說薄戰夜書房裡放著白莞兒的東西,至今儲存完好。

他所說的禮物,就是那個吧?

蘭溪溪猜透,腦海裡有兩個小人在叫囂。

白衣服小人說:“不要去,不要去,他不安好心,不是一個好人,去了要遭殃!”

黑衣服小人說:“去看看,去看看那份東西是什麼,對薄戰夜而言真的那麼重要嗎?”

她頭疼拍腦!

去!

反正是當年的事情,有什麼好怕的?

“好。”蘭溪溪抬頭挺胸,絲毫也不懼怕薄懷景,跟著他去主宅書房。

薄懷景讚歎:“蘭小姐挺有膽量。”

不待蘭溪溪辨彆這句話是誇她還是損她,下一秒,他就補充道:

“我忘了,你本來就膽量大,胃口大,不然毫無身世,一窮二白,怎麼敢和小九在一起。”

蘭溪溪:“……”

果然,冇好事。

懶得理他:“謝謝誇獎,我時間比較忙,您有什麼事就直說吧。”

薄懷景冷哼一聲,也懶得和她廢口水,走到牆前,一把扯下一張寬大的白布。

瞬間,一張巨幅畫作出現在光線之下。

那是一副三米寬三米高的巨畫。

黑白色調,少年坐在窗邊,清冷孤單,氣質出塵,好似不是這個世界的人。

整幅畫冇有任何點綴和顏色,卻十分逼真,真實,惟妙惟肖到連眼神都迷人深邃。

如果不仔細看,會以為是一張列印的黑白照片!

這……是薄戰夜年輕時的樣子!

那時候的他,居然少年氣十足,帥氣無比!

“看到了?這是白莞兒親手畫來送給小九的,小九多年來一直視若珍寶,不捨得任何人碰。”薄懷景聲音刻意講解畫的由來。

而實際上,即使不用刻意,蘭溪溪也已經被膈應到。

該有多深的感情、多愛的情緒,多觀察入微的注視,多好的耐心,才能畫出這樣一幅钜作?

又該有多在意,多放不下,纔會放在書房,保留至今?

當初……

他們兩人真的愛過吧?

蘭溪溪又想到白莞兒說的曾經發生過關係。

之前不覺得有什麼,現在想來,一定是挺愛,纔會赴湯蹈火的付出一切,包括身體。

那是青春期最美的喜歡,衝動,愛情。

她的心,一瞬間發酸,發脹。

彷彿自己是個多餘者,破壞者。

薄懷景看了她一眼,這時又道:“今晚小九會回家吃飯,白莞兒也在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