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1588章

-

你可以悄悄看看,他們有冇有感情,他對她,是否如對你所說的那般冷淡,毫無關係。”

他說完離開。

蘭溪溪一個人留在書房裡,看著那副巨畫發呆,出神。

其實,誰年輕的時候冇有愛過人?她不生氣他的過去。

生氣的是,他把白莞兒的東西儲存到現在,還欺騙她說沒關係。

那是否說明白莞兒在他心裡還有位置,他纔會撒謊欺騙?

……

晚上。

蘭溪溪藏在花園裡的假山後。

她的位置,可以看到入戶大門,還有餐廳那張豪華的紅木桌子。

她不太相信薄戰夜會和白莞兒還有糾纏,畢竟他們已經要結婚了,他是負責任的人。

“噠……”正想著,一陣腳步聲響起。

“九爺回來了。”

“爹地~爹地!”

院子裡,傭人和孩子們喜作一團,熱情迎接。

蘭溪溪透過縫隙看去,便看到西裝革履,外套淺駝色羊毛大衣的男人。

他很高,皮膚很白,人很帥,任何時候意外看到他,都會為之驚豔。

他彎身抱起女兒的動作,也溫柔寵溺,眉眼間滿是柔和。

這樣一個集外貌與氣質於一身的男人,有著令所有女性傾心瘋狂的資本。

可是……

蘭溪溪此刻絲毫不開心,因為他的身後,還跟著白莞兒!

他們竟然是一起來的?

薄戰夜並不知道蘭溪溪在這裡,抱起女兒後,他一邊朝裡麵走,一邊柔聲問:

“今天開不開心?”

“嗯,媽咪給我買了好多我愛吃的!”

薄戰夜詫異擰眉:“媽咪來了?”

“是的,下午來了一會兒,已經走了。”薄小墨跟著一旁,冇爹抱,也並冇有不開心。

因為媽咪說過,妹妹是女孩子,應該被爹地寵。

薄戰夜抽出另一隻手,揉揉他腦袋:“表現不錯。”

然後,帶著孩子進屋,吃飯。

寬大的落地窗內,燈光明亮,裝修豪華。

桌上,一堆人其樂融融。

白莞兒穿的白色衣服,格外顯眼,漂亮。

他們不知道在說什麼,白莞兒臉上帶著笑容,不時望向薄戰夜,表情裡滿是喜歡。

看的出來,氣氛很好。

裡麵有多溫馨,外麵就有多寒冷。

蘭溪溪今天白天穿的本就不多,這會兒冷的全身打哆嗦,牙關打顫。

最冷的,還是心。

她壓根冇想到薄戰夜會帶白莞兒回老宅吃飯,是在考慮和白莞兒結婚的事情嗎?

難怪,難怪白莞兒那麼有底氣,次次跟她說新娘會是她。

原來底氣都是薄戰夜給的。

她笑了又笑,在原地站到麻木。

不知過了多久,晚餐結束。

餐廳裡,薄戰夜讓趙心蘭帶兩個孩子去玩,自己則對白莞兒說了句什麼,帶著白莞兒來到花園。

蘭溪溪嚇了一跳,本能往裡麵躲。

好在,薄戰夜和白莞兒並冇發現她,從假山前走過,朝安靜偏僻的地方走去,

她心落回原處,卻跌落更深、更冷的冰穀。

這麼晚,帶白莞兒去那麼隱秘的地方做什麼?

“啊!”突然,腳下一滑,她整個人‘噗咚!’一聲,猝不及防跌入假山池裡。

冬季的水寒冷刺骨!冰涼入心!

蘭溪溪鑽出水麵,渾身濕透。

“溪溪?”一道溫柔焦急聲音傳來。

是薄西朗!

他站在假山旁,一臉擔憂盯著她,朝她伸出大手。

蘭溪溪快速拉住他手,爬起去。

薄西朗立即脫下身上的衣服包裹住她:“我去叫九叔,帶你上樓換衣服。”

“不、不用。”蘭溪溪冷的牙關打顫,說話都在打哆嗦:“不要讓他和孩子知道,我要回去了。謝謝你。”-